智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深夜一个出轨女人与和尚的对话,看完直接跪了。。。

紧握艾滋丈夫的手:让我们跟死神赛跑

分享到:0
时间: 2014-11-29 12:26:12阅读: 评论: 0条

1岁时高翔就被诊断出患有血友病,医生断言他活不过18岁。在父母家人的呵护下,他没能读完初中,却闯过生死关,并且创业养活自己。然而厄运再次降临,他居然染上了令人闻之色变的艾滋病和丙型肝炎。他31年的生命历程中,似乎都在遭遇灾难,但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有一个情深义重,对他不离不弃的妻子……

爱情来临!病小伙的生命出现玫瑰色

妻子严冰冰出生在在辽宁省一个沿海小城市,她外表正常,其实是个残疾姑娘,因为小时候脊柱受过伤,她不能长时间站立和走路。贫寒的家供不起她读书,初中毕业就让成绩优异的她辍学了。但冰冰不想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爸妈看着小女儿一天比一天委顿下去,咬咬牙卖了一头耕地的牛,终于又把她送回学校去。1999年,这个好强的姑娘从当地一所大专院校毕业了,读的还是当时很热门的计算机专业,却因为身体缺陷,没有一家单位肯用她。冰冰不信邪,跟一个小姐妹在老城区开了个很小很小的培训班,小到只放了四台电脑。家里人不同意,买电脑的钱、租房子的钱都是她偷偷在同学那东挪西借来的。

买了电脑后她总认为买得贵了,同学推荐她到某电脑高手那里鉴定一下。电脑高手就住在高翔小修理店的对门,结果严冰冰阴差阳错地走到了高翔的小修理里。

高翔一转身,看见个模样周正的姑娘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打趣说:“怎么,推销什么的?”冰冰笑了:“电脑啊。”“好啊,来报价看看。”高翔自己正想买个电脑,他误以为冰冰是个推销员。冰冰呢,又以为他是有意跟她开玩笑,她把自己买的电脑价格报给他听。高翔沉吟了一下,在心里把每个电脑零件都拆开来估算了价格,最后说:“可以啊,我买了。”

冰冰疑惑了,她退到门外看看门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当晚冰冰回去,兴致勃勃地跟小姐妹讲起白天走错门的事。小姐妹歪头一想:“这个人我知道,表哥跟我说过。他得了个绝症。”原来他是黑龙江省绥宁县人,有6个姐姐,一家人千思万想等来盼来的宝贝蛋却患有血友病,因为身体里缺少凝血因子,碰破点皮肤他就会出血不止。医生说他活不过18岁。果然,他15岁的时候就得了脑出血,昏迷了3天3夜后,居然又醒了过来。更厉害的是,他没有当自己是废人,开电话亭,学电脑,在父亲死后带着母亲迁移到辽宁来,还自己做起了生意……小姐妹讲得绘声绘色,冰冰不由想起白天看见的那张开开心心的脸,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二天学生走后,冰冰不由又跑到了高翔的小修理店,他的生意很好,天快黑了还没有歇手。看见她来,高翔好像心有灵犀,傻乎乎地笑了。

高翔的小店只有十几个平方,但是办得有模有样。在聊天中冰冰慢慢了解到,高翔曾自学过两年的电子技术,他耐心考察过周遭的环境,发现很多小公司为节省成本,购买的都是杂牌子的打印机、电脑显示器,便宜归便宜,损坏的几率却要大很多,而杂牌子的办公设备是没有专门维修点的。他对这个在当地近乎空白的市场动起了心思,决定做办公设备维修的行当。他印发名片,把修理价格都清清楚楚打到名片上,然后通过各种方法把名片派发出去。勤劳的手脚加上对市场的把握,小修理店果然越开越红火。

差不多的苦难背景,类似的抗争经历,让两个人的心越走越近。7个月后,他们决定注册结婚。两个小店合并了,夫妻俩齐心协力,又做电脑教学又做电脑修理,一个月有时可以赚上几千元,这在当地已经算得上是高收入了,挤垮了许多竞争对手。两个曾经的苦命人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他们的感情让周围许多人在羡慕之余,更多的是感动。

2001年3月,夫妻俩贷了一半的房款在这个小城里买了一套50平米的房子,这是他们都梦寐以求的。从前高翔在这个城市租房子居住,看到万家灯火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么多窗户,怎么没有一个是自己的呢?而今天,身为血友病人的他终于依靠自己安家立业了!他们在这个城市里已经过上了与常人无异的生活。夜里,夫妻俩搂坐在空空的新房子里,心里又甜美又踏实。

天降雷霆!艾滋病逼走腹中娇儿

然而幸福为何总是那么短暂?2003年2月13日,回想起那个噩梦般的日子,高翔痛苦地不停唠叨:“老天爷怎么就不肯放过我们呢?”从那一天起,高翔和冰冰从刚开始没多久的甜蜜生活再次跌入无边无涯的黑暗深渊。

高翔在网上遇见了一个上海的病友,无意中提起,最近自己又生了带状疱疹(俗称“蛇蛋疮”),而一年半前也曾经长过一次,没过一星期就好了。病友马上询问了他的用药史和最近的病症表现,高翔还没来得及怀疑,病友就简单直接地跟他说:“你百分之百感染了艾滋病。”艾滋病,多么可怕的字眼!高翔看着电脑屏幕上明明白白的一行字,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天夜里他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已经快有一年了,他常常发觉自己身体有些小异常,比如经常性的皮肤瘙痒,有时还无缘无故地发点烧。当时中国的网民大都知道黎家明这么个人,他公布了自己艾滋病患者的身份,在网上连载了自己写的《最后的宣战》。高翔从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跟那三个字扯上关系,他以为只有吸毒、卖淫或嫖娼,还有同性恋的人才会得上那种病。

此时的冰冰已经怀孕4个月。婚后两年多才怀上孩子,这对于高翔夫妻来说是怎样的惊喜,可如今,一转眼惊喜却变成惊痛!高翔在黑暗里睁大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生一个健全的孩子曾是夫妻俩的最大梦想,冰冰怀孕,妊娠反应特别的重,就这样她也整天开开心心的,硬逼着自己吃肉喝牛奶,就怕孩子的营养跟不上。

第二天是2月14日,大街上溢满情人节的气息。高翔却心事重重。临走时他摸摸妻子的头发,欲言又止。严冰冰后来才知道,这一摸其实有了诀别的意味,是对以往幸福生活的一种诀别!

他走进当地医院。医生对这个主动要求检查的病人并不在意,笑眯眯地给他抽了血。下午两点,如坐针毡的高翔终于可以去拿化验结果了。这时上午化验室的几个医生都不见了,只剩下面色凝重的化验室主任。他告诉高翔:“结果是阳性,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是98%。血样明天要送到省城医院做最终确认。”

高翔接过化验单,一声不吭。从医院回去后,他把冰冰从店里叫到附近的小公园,直盯盯看着她:“冰冰,我得了黎家明的那个病。”[!--empirenews.page--]

这几天高翔心事重重,冰冰早就觉得他不对劲。一听说丈夫得了艾滋病,她“哇”地哭了出来。高翔这个时候似乎才清醒过来,一时间如肝肠寸断般,这个硬铮铮的汉子,面对命运的无情拨弄,终于和妻子抱在一起,痛哭出声。

高翔的艾滋病是怎么得来的呢?原来血友病患者常常发生关节内出血,高翔常常痛得死去活来。15岁那年脑出血苏醒后不久,父亲在报上偶然看到“中国终于有了可治疗血友病的产品”。按文章介绍,父亲迅速从上海邮购了几瓶血制品。没隔多久,高翔又一次发病,药物用下去,不过半宿疼痛就消失了,从此这昂贵的药物成了高翔的“护身符”。他们没想到的是,作为血液制品,1995年前研制机构却因为技术原因和思想上的忽视没有对它们进行病毒灭活处理,在缓解血友病内出血痛苦的同时,它为高翔带来了比血友病更可怕的后果——艾滋病和丙型肝炎。三病交加,高翔的生活一下子陷入绝境。

严冰冰的天塌了。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带着肚里的孩子和丈夫一起去死。

但第二天,高翔认真地对她说:“我们去把孩子做掉吧。”

冰冰沉默着,丈夫的眼睛里满是痛楚和疼惜,她何尝不明白他的心意。她硬生生把眼泪吞回去,躺到了引产台上。虽然后来的化验结果证明她并没有被感染。但孩子生下来又能怎样呢?他(她)带来的将不再是希望和欢笑,而是对苦难生活的雪上加霜。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