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深夜一个出轨女人与和尚的对话,看完直接跪了。。。

宠溺让道爱直行:模范继父是范明

分享到:0
时间: 2014-11-29 12:26:12阅读: 评论: 0条

2012年2月,实力派演员范明主演的情感大戏《浪漫向左婚姻向右》在北京、河北、内蒙等多家卫视热播。范明是初婚,妻子厉玲比他大4岁,有过婚史,且身边还带着个儿子。为了讨妻子欢心,范明一度成为“模范继父”的样本。然而,这却给范明和妻子带来了痛苦和烦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明星丈夫厚待继子,

 

半路妻子又添心病

 

2000年11月8日,范明与厉玲为女儿在家乡南京金陵饭店举办“百日宴”。正式入席前,范明别出心裁地为亲友们播放自己与女儿的生活DV。巨大的投影屏幕上,范明系着围裙哼着小调,给女儿热奶;一路小跑着为女儿开窗透气;推着摇篮,带女儿在墙根下晒太阳;女儿哭闹时,他扮鬼脸逗小家伙开心……范明细腻浓醇的父爱,赢得了众多亲朋的喝彩。

 

厉玲的妈妈看完这段家庭录像,不无担心地对女儿说:“小玲,范明有自己的女儿了,不知对韩冷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好?”妈妈的提醒犹如一颗石子,在厉玲平静的心湖激起了浪花……

 

1996年12月,厉玲与范明相识,当时厉玲有过一段婚史,身边还带着7岁的儿子韩冷。而范明不仅比她小4岁,且从未结过婚。当婚事被提上议事日程时,厉玲却有了“恐婚症”。善良的范明洞悉了厉玲的心结:她是担心韩冷受委屈。范明诚恳地向厉玲保证:“我是正宗的山东大汉,胸怀宽阔得像海洋,我爱你自然也会爱韩冷。要是你心里不踏实,你再考察我一段时间。”看得出来,范明是个豪爽大度的男人,厉玲驿动的心变得平静了。

 

1997年4月20日,两人在相识4个月后组建了家庭。婚后三年多来,范明对韩冷视如己出,呵护有加,连韩冷挑剔的亲生父亲都无话可说。但那时范明没有自己的亲生儿女,父爱只能通过韩冷这条渠道释放;而今,他有了亲生女儿范美辰,韩冷在他心目中还能占据多大的分量?

 

当天晚上,待儿子和女儿睡熟后,厉玲试探着对范明说:“老范,家里有了两个孩子,琐琐碎碎的事骤然增加了许多,你平时又经常外出拍戏,咱们是不是将韩冷送到他亲生父亲或爷爷奶奶身边?”范明瞪了妻子一眼:“那怎么行?我可不想被人戳脊梁骨!小玲,你放心,即便有了美辰,我也会善待韩冷。”

 

此时范明已经36岁,在他看来:自己与韩冷关系的好坏,直接决定着这个家庭的走向。在这种心理支配下,范明对韩冷格外疼爱。从2001年9月起,厉玲准备每个星期给儿子30元零花钱,范明与妻子唱起了反调:“男孩子花销大,30元根本不够,最少也得50元。”机灵的韩冷立马接过范明的话茬,向妈妈施压:“妈,你去我们班上打听,哪个男孩子每星期只有30元零花钱?我可不想被别人看不起!”父子俩一联手,厉玲只得妥协。

 

有了继父撑腰,韩冷底气十足,大小事情都与妈妈讨价还价。韩冷是个天文迷,一直缠着妈妈买个天文望远镜。厉玲熬不过儿子的纠缠,花100元给他买了个天文望远镜模型。韩冷瞥了一眼就抛到沙发上,冲妈妈嚷道:“谁要这种廉价的地摊货!”这时,范明又“挺身而出”:“培养儿子的科普爱好,花多少钱都值。”他不顾厉玲的反对,第二天就去品牌专卖店,花5000元给韩冷买回一台天文望远镜。韩冷兴奋地将望远镜对准夜空看了个够。然后向妈妈示威:“还是爸爸最疼我,你以后得向他学着点!”

 

此后,每逢继子与厉玲的意见相左,只要不是原则问题,范明就站在继子这边,与厉玲唱反调。好几次,厉玲嗔怪范明:“老范,富养闺女穷养儿,你不能对韩冷太娇宠。”范明心里偷着乐,这就是自己的高明智慧之处。自己在对待韩冷方面与妻子“对着干”,其实厉玲是开心的,满意的。哪位母亲不希望丈夫对继子好?厉玲的内心平静了,她逢人就讲:“我们家老范有了亲生女儿后,对韩冷更好了,这样的男人真少见。韩冷碰上这样的好爸爸,真是我们母子的福气!”

 

2004年12月,范明赴北京拍摄电视剧《炊事班的故事2》,厉玲在家里照顾一双女儿。一天,韩冷放学回到家,厉玲已将西红柿炒鸡蛋、糖醋排骨摆上餐桌。韩冷瞟了一眼,皱着眉头说:“妈,这些菜我都不爱吃,我要去吃肯德基。”说罢,不等厉玲回答径直摔门走了。留下厉玲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心里一阵阵地添堵……

 

高调“秀”父爱,

 

继父的表演母亲的别扭

 

2005年3月17日,是韩冷的16岁生日,姥姥特意从徐州赶来庆贺。中午12点,大家围坐在餐桌边准备吃饭,突然门铃响了,厉玲拉开防盗门,只见一个20出头的年轻小伙,拎着个精美蛋糕站在门口。厉玲正纳闷间,对方开口说话了:“范明老师昨天就给我们店里打电话,要求我们12点准时将蛋糕送到家。”

 

韩冷接过蛋糕欢呼雀跃,厉母感慨地对女儿说:“范明心真细,对韩冷好得没话说。”厉玲长叹一声:“妈,您不知道,范明平时对韩冷好得有些过头。我担心这样下去,范明会将韩冷惯出毛病来。”厉母觉得外孙从小父母离异,比正常孩子承受得更多,因此对韩冷格外疼惜。她打断女儿:“小玲,好多妈妈因为继父刻薄继子,夫妻打得不可开交。你就知足吧,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

 

一席宽心话,疏通了厉玲内心郁积的迷茫:是呀,要是范明冷落韩冷,她这个做妈妈的能接受吗?到那时,她肯定要比现在承受更多的痛苦和压力!换位思考,作为一个理性的继父,他只有这样做,才能保持这个复杂再婚之家的和睦。这样一想,厉玲不再纠结。

 

这年7月,厉玲带着范美辰去徐州探望妈妈,范明在家里照顾上学的继子。一天,韩冷从同学家回来,一本正经地对范明说:“爸,咱们家的墙壁都是白色的,太单调了,我同学家的墙壁五颜六色,一走进去能感受到激情和活力。我想将自己卧室的墙壁刷成红色。”范明待继子有个原则,只要韩冷提出的要求不太出格,他都可以满足。范明大手一挥:“没问题,爸答应你。”[!--empirenews.page--]

 

一个星期后,厉玲带着女儿返回南京,一进家门,一股涂料味扑面而来。当她发现儿子卧室的墙壁都变成了刺目的猩红色时,她冲范明嚷道:“这是怎么回事?”范明呵呵一笑:“小冷说白色单调,红色代表热情奔放,活力四射,我就尊重了他的想法。”这时,韩冷正好放学回家,厉玲揪着儿子的耳朵训斥道:“谁让你自作主张,破坏了家里的整体装修风格?”韩冷夸张地向继父“求救”,范明掰开妻子的手,耐心解释:“小玲,房子是为人服务的,我们要以人为本。孩子觉得那样住着舒服,就依他吧。”自己是韩冷的亲妈,范明只不过是孩子的继父,如果再在这件事上与丈夫纠结,那就是她这个做妈的不懂事了。厉玲沉默了。

 

范明是个粗线条的北方男人,生活马虎,性格大大咧咧。在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排练小品时,厉玲一连给他买了12个水杯,都被他弄丢了。厉玲终于生气了:“你都过40的人了,丢三落四的毛病就不能改改吗?是不是我买的东西你不重视?”妻子动不动就上纲上线,范明颇感头痛。见继父垂头丧气,韩冷又替他解围:“妈,爸是纯爷们,脑子里每天考虑的都是大事,小男人才整天惦记那些鸡毛蒜皮的琐事。”说完,他向范明扮了个鬼脸:“爸,我说得对不对?”范明得意地打了个响指:“那是自然。”父子俩一唱一和,厉玲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因韩冷和自己贴心,范明不知不觉对他的爱变成了溺爱。为了凸显自己“模范继父”的形象,范明在外人面前更是将继子当成手心里的宝。只要一出家门,他不再叫韩冷名字,而是一口一声“宝贝儿子”;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挽着韩冷的胳膊,冷不丁就在继子的脸上亲一下。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一双儿女,他经常打这样的比喻:“女儿范美辰是我的左眼,儿子韩冷是我的右眼。左眼和右眼,你能说哪只更重要吗?”范明在外人面前的言行,一次次为他的形象加分。

 

这样次数一多,厉玲渐渐看出了端倪,她从不否认范明对韩冷的浓醇厚爱,但三番五次当着外人的面“秀”父爱,未免有表演的痕迹,这种爱也变质变味了。窥破了范明内心的小秘密,厉玲颇感别扭……

 

为父爱纠偏,

 

夫妻联手塑造优秀儿子

 

2006年10月,范明接受南京一家媒体采访,临出门,他让韩冷跟着自己一同前往,准备将父子俩的合影发到报纸上。厉玲在门口截住丈夫:“老范,这次采访的主题不是谈父爱,韩冷就不去了吧。”接着她委婉地提醒丈夫:“大家都知道你是好继父,但如果总是在外人面前刻意表现父爱,未免有作秀的嫌疑。”范明顿时脸红了,瓮声瓮气地回答妻子:“不去就不去吧,总之,我对韩冷的爱是真心的。”从那以后,范明虽然不在外面秀父爱,但在家里,他对韩冷的溺爱一如既往。

 

然而,范明没有意识到,就是他这种无原则的爱,在不知不觉改变着韩冷的性格,任性自私、唯我独尊、贪图享受等毛病,渐渐在他身上暴露无遗。韩冷浑身上下都是名牌,连袜子都是几十元一双;一家人出去吃饭,他抢过菜谱,点一大桌自己爱吃的菜,根本不顾及他人的口味。好几次,他向同学借钱泡吧,然后编织谎言向妈妈要钱,被厉玲识破后,他还顶撞妈妈:“我在外面大方点,还不是给你和爸爸争面子?”范明吃惊地看着继子,心猛然一抖:韩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陌生了?

 

厉玲曾是资深编辑,编著过不少有影响的家教类书籍,她清醒地意识到,儿子再沉浸在范明的溺爱中,迟早会被毁了。

 

那天,厉玲来到书房,神态凝重地给丈夫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安徽一位再婚妈妈,同时抚养亲生儿子和继子。这位妈妈对天资聪颖的亲生儿子格外溺爱,而对智商一般的继子却非常苛刻。然而,15年后,事情的结局却令人匪夷所思:继子名牌高校毕业后,成为国内航天界的精英;而亲生儿子不仅没能升入大学,还因吸毒偷盗被判刑……

 

厉玲难过地告诉范明:“老范,将太多的爱堆积到孩子身上,不仅会将孩子压垮,还会成为孩子成长过程中的毒药。韩冷的变化,令我很痛心。”范明诚恳地说出了肺腑之言:“小玲,我之所以溺爱韩冷,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让你高兴,维持这个家的和睦。我现在才明白,在抚养韩冷的过程中,我犯了一个致命错误。”见丈夫明白了韩冷变化的症结,厉玲握紧丈夫的手:“老范,你以后对韩冷怎么严格,我都不会怪你。咱们联手给韩冷纠偏。”

 

2007年6月,韩冷高中毕业即将升入大学,范明和厉玲决定让儿子填报军校,希望严格的军营生活,能磨去儿子身上的骄娇二气,锻造他坚强的意志品质。两个月后,韩冷以优异成绩被徐州工程兵指挥学院录取。

 

韩冷上大学后,范明开始扮演“冷脸老爸”的角色。儿子回家休假,他要求儿子清洗自己的衣服,厉玲做家务忙不过来,他提醒韩冷给妈妈打下手。每学期开学,他不仅不开车送儿子去徐州,反而让儿子坐硬座。韩冷平时有生活津贴,范明和厉玲每个月只给他100元零花钱……范明的骤然冷酷,令韩冷很不适应:“爸,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范明语重心长地告诉儿子:“爸爸正因为爱你,才会这样。以前我算不上称职的父亲,从今以后我要亡羊补牢,纠正错误。”厉玲也在一旁给丈夫帮腔:“你要明白,严是爱宽是害,你要质疑爸爸对你的爱,我也不答应。”

 

在范明和厉玲的严格教育下,韩冷的心智比同龄孩子成熟,对父母的养育之恩萌生感恩之情。2011年6月,韩冷大学毕业,因表现突出,成为南京理工大学工程兵工程学院最年轻的教官。领取第一个月工资后,韩冷将工资袋交给范明和厉玲:“爸妈,没有你们的辛劳付出,我不可能有今天。你们如山的养育之恩我无以回报,以后我将每个月工资都孝敬你们,你们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范明和厉玲虽不缺儿子这点钱,但儿子的反哺之情难能可贵。夫妻俩备感激动幸福。他们暂时将儿子的钱存在身边,以后韩冷结婚成家,夫妇俩再将这笔返还给他。[!--empirenews.page--]

 

将继子打造成英武帅气的军官,范明颇有成就感。他将儿子的照片放进钱夹,逢人就骄傲地拿出来“展览”:“这是我儿子,军校的军官,帅气吧!”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韩冷就是他的亲生儿子!

 

与此同时,范明的事业也步入辉煌,《外姓兄弟》、《手机》、《下海》、《岳父也是爹》等众多佳作叠现,让他跨入一线演员的行列。然而,在这个重组之家里,最幸福的莫过于厉玲,儿子成才,丈夫演艺事业节节攀升,女儿冰雪聪明,她这个普通家庭主妇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她庆幸,自己遭遇过一次失败婚姻后,还能遇到范明这样的新好男人。似水流年里,她要与范明白头偕老!

 

2012年4月,范明主演的电视剧《捍卫者》即将播出,在为该剧进行宣传时,范明接受了笔者采访,谈起与厉玲的相处之道,他坦率地承认:“与带着孩子的配偶组建家庭,很多人为讨对方欢心,维护家庭和睦,没有原则地溺爱继子继女,反而给家庭幸福埋下隐患。在与厉玲和韩冷相处的过程中,我也走过这种弯路,幸亏我和厉玲及时纠正了错误。”范明的坦率令人感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