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深夜一个出轨女人与和尚的对话,看完直接跪了。。。

你可知道,笑着哭最痛?

分享到:0
时间: 2014-11-29 12:26:12阅读: 评论: 0条

 每每回想起他带给我的一个又一个温暖的小美好,我都会发自肺腑的微笑。

  那一年,我拿着相机拍风景,你拿着相机拍我。

  那一年,我们女生宿舍的暖气无故断开,我哆嗦在被窝里冻得难眠。你下着大雪跑到我们窗前给我送暖水袋。

  那一年,我伏在你耳边,悄悄告诉你有了暗恋的人。你眨眨眼,说秘密太多,来不及承载,全被风吹走。

  那一年,我失恋,你提着一大包香蕉和我坐在草地上,你说想不开就用香蕉上吊,想开了就消灭所有香蕉。于是,我们吃香蕉撑到爆。

  我要怎么诉说你带给我所有的小美好,哪怕隔了一圈又一圈漫长的时光。

  这些,所有的所有,送给之前陪我傻过的你。

  我的时光里有你,真好。

  ——黎漫漫

  001

  我叫黎漫漫,在十八岁之前,我最宝贵的东西是一台红色的尼康相机,以及一个叫林安的傻子。

  林安就是我的第二个相机,在我沿途拍风景的时候,林安会默契的拍我。我的一颦一笑,全在林安的相机里。

  我和林安是同班同学,从高一刚开学就厮混在一起。

  林安喜欢跟在我屁股后面,比我还专业的一直拿着相机,趁我不备便“咔嚓”一声,我拍风景他拍我,这已经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不可缺少的习惯。

  002

  我和林安的真正相熟要归结于十一长假,最巧的是我们是老乡,而且同时在火车站遇见。

  我提着大包小包挤在茫茫人海中,这个全国性节日给火车站带来了巨大的生意,我排了长龙一样的队,辛苦不说,还要怀疑能不能拿到宝贵的车票。

  十月的天气还会有些闷热,尤其在这人挤人的小车站,没多久就开始汗流浃背。我等了三个小时,都没能买到今天最后一班末班车的车票,一时间我都想扔包袱骂人。

  但是刹那间,我在茫茫人海中看到了林安,他激动的拿着车票,扯着嗓子在人流中喊“让一下让一下”。

  我当时都快爱死林安了,可是那时的我只知道这张脸熟,却怎么也想不起叫什么,于是我拼命的喊着“A中高一C班的那个!”

  还好林安听到喊叫,一眼看到了扎在人堆里的我,上扬着嘴角朝我走来。 “你怎么在这啊?没买到票吗?”

  林安的声音里多了分激动,我失望的摇摇头,却又意外发现我们是一个地方的人。

  我默默注视着林安两分钟,眼神里充满了渴望,林安摸了摸后脑勺,纠结的开口。

  “这个吧,你看你大包小包的这么多东西,拿来也不容易……这离宿舍也远,要不,我这票先让给你吧。”

  话音刚落我就扔下东西抱住了林安,然后眼神充满感激地拍拍他的肩膀。

  003

  经过“十一”事件,我和林安正式成了好朋友,我是他最铁的哥们,他是我最好的闺蜜。

  我一直都觉得林安是个就知道傻笑的木头呆子,他总是在我面前露出标准的“八颗牙”笑容,看起来没心没肺,可是阳光照下来,却又觉得那么温暖。

  哪怕面对班上的流言飞语,也从不做声,只是一个劲的傻笑,弄的在他面前抱怨不满的我,最后也安静下来,跟着他一起笑。

  我最讨厌冬天,皑皑白雪确实浪漫,但是我从不愿为了浪漫顶着风霜在冰天雪地里看雪。

  冬日里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我在宿舍里裹紧了被子,还是冻得瑟瑟发抖。宿舍的暖气无故断开,整个屋子,都陷入一阵冰冷中。漆黑的夜里,我甚至能听清窗外的风声。

  我拿出手机,给林安发了一条短信,以简洁的言语告诉他我的现实处境。我已经习惯了大事小事都和林安分享,哪怕是昨夜做的一个莫名的梦。

  许久没收到林安的回复,我有些生气地裹紧身上并不厚实的棉被。

  夜里十点,有人突然敲了敲我们的窗户,许多女生被惊醒,谁都不敢应声,以为是鬼。直到林安夹杂风雪的声音响起,我才赤脚跑下床。[!--empirenews.page--]

  我打开窗,看到林安的头上盖了一层洁白的雪。

  林安的眼镜已经布满了雪水,我看不清楚他的眼睛,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暖水袋,递到我手里。

  “这样就不冷了,盖好被,我走了。”我突然感觉雪飘进了眼里,吸了吸鼻子,还是没能忍住哗啦的哭了起来。

  004

  我一直都是一个防范心重的人,但是这一次,我想我真的是把他当成没有血缘的家人了。

  一个布满阳光的午后,我把林安拉到教学楼的阳台上,望着四下没人,踮起脚伏到林安的耳边,悄悄地说:“林安,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喜欢顾涯。”

  然后我歪着头看林安的反应,林安愣在那里,闭目养神。风吹着他额前的刘海,暖暖的留下一丝气息。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林安眨了眨忽闪忽闪的睫毛,悠然道:“漫漫,你的秘密太多,来不及承载,全被风吹走。”

  他指了指在风间沙沙作响的枝叶,“瞧,你的秘密多重。”然后他低头朝我微笑,“漫漫,我们去吃冰激凌吧。”

  他笑得一尘不染,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刚才,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沙沙沙”,全被风带走。

  我突然开始不安了。

  林安的反应,很不正常,我喜欢顾涯,为什么他反应却是这样呢?

  005

  顾涯是不同于林安的,他就像是另一个太阳,每个从他身边路过的人,都会被阳光洒满全身。

  我喜欢顾涯很久,比认识林安的时间还久。但是我把我的喜欢藏得小心翼翼,不说出来,没人会知道。

  原本我是想从林安的脸上看到惊讶的,让他知道,我是真的把他当成很亲密很亲密的人了,连我从不显露出来的暗恋,都告诉了他。

  但是他的反应让我莫名,我们的友谊,我不想被人夺走,即使是林安也不允许。

  自从那次之后,我开始凡事都避着林安了,尽量不和他单独在一起,再也不曾和他一起吃饭一起泡网吧一起在下午茶的时间坐在顶楼阳台晒太阳。

  我看到林安眸子里蒙上一层深深的灰色,那种原本炙热闪亮的眼睛暗淡下来的样子,我想我会此生难忘。

  体育课上,一大堆的女生围着我叽叽喳喳的说:“你就原谅林安吧,什么事闹的这么严重,林安多好啊……”

  自从那次的暖水袋事件之后,林安已经成了我们女生宿舍的集体偶像,最佳好男人,只要我一对林安摆脸色,她们就会觉得我是摇身而变的红太郎。

 你一言我一语的,整个操场就我们一堆人声音最大,我看见跑到我们身边捡篮球的顾涯,心一下子慌了起来。

  直起身来坐的板板正正。“原谅什么啊?我和林安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又不喜欢他。”

  我故意提高了嗓门,余光一瞥,顾涯早已带球走远。

  我暗自松了口气,虽然我的事不能引起顾涯的注意,但是我不想他想起我的时候只记得我和别人是怎么怎么关系。

  女生们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她们全都默契的看向我背后,我缓慢的转过头,看见林安微笑着站在离我不远的身后,阳光炙热的照耀下来,在林安的背后开成一朵灼人的花。

  我看着林安,整个操场好像安静了,静悄悄的只有我们两个人。我看着他,他看着我。“哥们,接住球。”

  我好像听着顾涯的声音从光年之外传了过来,又一个光年过去,篮球重重的砸在了林安的脸上,然后直接坠地。

  林安依然是一副笑着的模样,只是有红色的鲜血,从他的鼻子里缓缓流出。

  他好像如释重负,重重的倒在了绿色的操场上。

  006

  我坐在教室里,看着林安的位置愣神,从回来的女生那里听之,林安已无大碍。

  我只是想让林安知道,我们之间没有喜欢,请他不要夺走我们之间纯洁的友情,我不承想这样。[!--empirenews.page--]

  我低下头,眼泪一滴一滴的,湿润了藏蓝色的校服裤子。

  第二天,刚进学校就看到顾涯拉着一个女生的手依依不舍。旁边有不少人在开着他们的玩笑,他们只是对视羞涩一笑,却默不做声。

  我突然感觉全身阴冷,扯了扯书包带,面无表情的离开了这个空气都弥漫着幸福的场地。

  下午我逃了课,一个人躲在顶楼的天台吹风,登高而望远,我仿佛能看清操场的体育课上,顾涯和女生欢快的笑脸。

  我苦笑了一下,眼泪不住的流下来。

  明明都没有开始过,为什么会如此难过呢。我仰头,望着一尘不染的天空,多想此时有个从天而降的天使,帮我把悲伤全部带走。

  “Hi!”刚想完天使,林安就俯下脸对上我仰着的脸,距离如此之近,近到我能看清林安颤如羽翼般忽闪的睫毛。

  我急忙转过身,看着林安提着一袋子香蕉坐在我身边。

  “还难过啊?看你哭的像花猫似的!”

  说着,他把香蕉推到我面前。“呐,想不开呢,就用香蕉上吊吧,我不会拦着你的。如果想开了呢,就把香蕉统统吃掉,心伤就好了。”

  我扒开两只香蕉,咬一口左手的再咬一口右手的,然后含糊不清的跟林安说:“香蕉好甜哦,可是林安你当我是猴子么?”

  林安“扑哧”一声笑了,摸了摸我的头说:“是啊,你就是嘻悠猴的媳妇。”

  那嘻悠猴是谁?

  我没有问,我想我知道答案的。

  007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林安会离开我,离开的彻彻底底。

  高考来临时,林安以级部第一的成绩提前拿到了国外保送名额,在我们考试的前三个月,林安就要收拾包袱走人了。

  林安说,爸妈早就准备移居美国,只是一直在等他的保送名额而已。

  我愣了,抢过他的书包手机以及口袋里大大小小的零钱。

  我哭得像个孩子,流着鼻涕对他说:“林安,我不要你走,你要是走了这些东西我都不给你,我以后也再不理你了!”

  我不知道我当时哭的样子有多难看,我只是在后来回忆起才知道林安脸上的为难。

  林安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一定要争取到第二个保送名额,我在美国等你。”

  后记:

  后来,我高考成绩虽然还算可嘉,但是却还是没有争取到保送名额,我去不了美国。

  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过了一个月失魂落魄的日子,从白天到黑夜,对着林安留下的东西发呆。

  我想一定是我之前太过分,老天才这样惩罚我,带走了对我最好的林安。有些东西,你不珍惜,后悔就真的来不及了。很多年过去了,我没有去美国,也没有再见过林安。

  只是我依然喜欢对着林安留下的物品发呆,看他手机里拍过的关于我的照片。

  每每回想起他带给我的一个又一个温暖的小美好,我都会发自肺腑的微笑。

  可是,你可知道,笑着哭,最痛。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