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深夜一个出轨女人与和尚的对话,看完直接跪了。。。

吹火乞丐

分享到:0
时间: 2014-11-29 12:26:12阅读: 评论: 0条
已经很多年没在农村见到乞丐了。小时候,每天都会有人来乞讨,一手拿打狗棒,一手拿旧瓷缸站在门口,也不说话,把蛇皮袋往门口一放,别人就会在自家米缸里舀半罐米倒进去。
这是最普通的乞讨,到了春节乞丐会多出好几倍,花样也多了起来。有一种叫贴财神,贴的是印着财神的廉价印刷品。来人一到门口,赶紧把财神照门上一贴,口里喊着老板发财发大财。这种情况给半罐米是不行了,得给一块钱。碰到小气一点的,还没等乞丐站稳,一个箭步冲过去,嘴里嚷着别贴别贴,唰的一下把半罐米往蛇皮袋里一倒,再得意洋洋地看着乞丐。乞丐只好干瞪着眼,一脸不情愿地离开。

还有一些打快板的,也要给钱,唱的无非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这样的吉利话。如果乞讨的人少,村民们还乐意听一听,要是来的太频繁,很多人就赶紧给一块钱打发走。



最受欢迎的是唱船歌的,他们也只是在正月里出来走一走。船是木制的,两米长左右,船舱里摆着观音菩萨,船身翘成月牙形,船底有四条细长的木腿支撑,旁边放着锣鼓。整条船有一人多高,看着就像一个微型的牌坊,只要一个人扛着就能走。
唱船歌的说的是本地方言,打听一下就知道住哪。他们来了先恭贺一声新禧,轻轻一点小鼓就开唱了:
天降平安地显灵呐,
家家户户喜盈门。
又是一年收成好,
高高兴兴过新春。
鸡鸭成群猪千斤呐,
牛羊满圈五谷那个丰登。
……
他们很规矩,到了哪家唱,就要把整段唱词唱完。我爸最爱听船歌,还托人录了几盘磁带整天在家放,唱的都是些劝人向善的内容,可惜随着这些老人家们渐渐去世,再也没有人会唱了。

我上小学一年级那年,村里来了一批难民,说是老家发大水逃荒出来的。我叔叔和婶婶爱热闹,正好家里有空屋子,就收留他们住。白天他们出门乞讨,晚上回来打地铺睡觉。那时候不算太冷,屋子里铺了一层稻草,老老少少二十多人就挤在一起。
他们大概来自比较偏僻的地方,都不识字。有一次其中一个老太太兴高采烈地给我婶婶看她今天的收获,白天乞讨的时候有人给她一张粮票,她以为很金贵。我婶婶说这是一两的,不值钱,老太太听完很沮丧。

每天晚上他们回来,我叔叔和婶婶都和他们闲聊,他们会讲一些老家的故事,还有乞讨时的见闻。有一次为了哄我和堂妹(我叔叔的女儿)玩,一个中年男人在墙上画了一只鸟,另一个男人吹着笛子,那只鸟突然在墙上飞了起来,随着笛声扑扇着翅膀,忽快忽慢。墙上的小鸟越画越多,两只、三只、一群,从一面墙飞到另一面墙,又绕过我们的头顶飞到肩上,屋子里充满了啁啾声。那一晚,我只要眼睛一闭,就感觉有无数只小鸟我在面前飞舞。

过了几个月,他们打听到老家的洪水已经退了,就想着早点回去。可是离家几千里,再一路乞讨,怕得要几个月。如果能有钱坐车就好了,不知道老家现在成了什么样子,真的太想早点回去看看了!
叔叔给他们出主意,说你们不是会吹这些小鸟吗?要是搭个戏台演几场,收点钱也许够买车票。他们很忐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叔叔说他到村里吆喝吆喝,肯定有人来。
他们说,真要有人来,就给大家表演吹火。

当天晚上来的人不多,都是听叔叔吹得神乎其神才将信将疑赶来看热闹的。门口升起了篝火,他们就站在篝火前表演。开始两个男人点上几个火把,朝空中抛来抛去,过了一会突然停住,两人同时朝火把猛地吹口气,无数小火苗朝我们飞来,像是从森林里飞出一群红色的鸟,呼啦啦地掠过我们头顶,好多人没反应过来,吓得在黑夜里乱叫。

两个人又退后一步,将火把斜斜地指向对方。当他们再朝火把吹气,火把里各自冲出一只火虎,翻腾着、撕咬着,还伴随着阵阵虎啸,我们这才发现还有第三个人站在一旁,用口技模仿老虎的声音。过了不知道多久,两人终于停止吹气,火虎也退了回去,黑暗中只看见两只火把在熊熊燃烧,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两人又将火把并在一起,一齐吹气,又有一个仙女从火苗中飞了吹来。吹笛子的男人走上前,火仙女随笛声在我们头顶不到两米高的地方慢慢飞舞。当一个火仙女飞舞一会消失后,另一个火仙女又从火把上飞了出来。我们都呆住了,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

那天晚上我们如痴如醉,瞪着眼睛张着嘴,除了偶尔惊奇的尖叫以外,一直鸦雀无声地看到最后。差不多到了半夜,所有的乞丐举起火把围拢在一起指向天空。年纪最大的大喝一声,众人同时朝火把吹气,一条火龙扶摇直上,整个村子都被照的通红。

第二天,看吹火的人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很多人都是听到消息,骑着自行车赶了几十里的路。叔叔家门口是容不下了,只好转到村里的小学操场,连续演了十几天才结束。他们算了算钱,足够买车票了。

临走的头一天他们去镇上给我妹妹买了件衣服,说好多年没上过街,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离别的时候,我叔叔和婶婶很舍不得,一直把他们送到大路上,看着他们扶老携幼的远去。二十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文/叶行一)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