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深夜一个出轨女人与和尚的对话,看完直接跪了。。。

等一只蚕长大

分享到:0
时间: 2014-11-29 12:26:12阅读: 评论: 0条

林晰蕊的秘密

下午放学的时候,林晰蕊喊王宁宁一起回家,王宁宁自顾自地背着书包冲出教室,根本不看她一眼。

林晰蕊知道,是语文课上的事让她不开心了。老师让王宁宁背诵《木兰辞》,她才念“唧唧复唧唧”,同学们已经笑成一片,这都是因为王宁宁的声音。别看她长得很秀气,但声音粗得很,别人都喊她”男人婆”,这让她变得很沉默很自卑,平日里也不愿意多说话。

林晰蕊知道她的“症结”在哪里,所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鼓励她,让她多说话。

她安慰王宁宁:“没关系的,没有人是完美的,你别在意。”王宁宁的眼泪哗哗地落了下来:“你走开,我不想跟你说话。你这么漂亮,和我在一起是为了更好地衬托你吧!”

林晰蕊咬了咬嘴唇,终于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跟我来。”

王宁宁终于知道了,林晰蕊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原来是假的,她小时候头皮被开水烫过,长不出头发来了,所以只好一直戴假发。林晰蕊说,即使不美,也要快乐地成长。

就在王宁宁为林晰蕊叹息的时候,有个橘子一路滚到面前,两个人错愕地转过头,看见一个男生也正错愕地看着王宁宁手里拿着的头发。

王宁宁一脚踢开面前的橘子,像个土匪似地冲到男生面前挥起拳头:“你要敢说出去,我就杀了你!”

恶狠狠的语气对上男生明亮的眼睛,王宁宁的心忽然慌乱起来。

王宁宁的秘密

好些日子,王宁宁都会拉着林晰蕊走过她们认识那个男生的地方。她说:“林晰蕊,我们应该再警告一下那小子,免得他把我们的秘密说出去。”

说这话的时候,王宁宁觉得很心虚,就像她把后妈的拖鞋一次又一次地扔到垃圾桶里时那种心虚。她现在有了新的秘密,没有告诉林晰蕊,那就是她在偷偷地玩呼啦圈。她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说呼啦圈可以让身材苗条。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这么在意自己的外貌,她的行为奇怪得连自己都陌生起来。

她用后妈的唇膏,还在头发上别水晶夹。那个男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使劲地摇晃脑袋,也甩不掉。

过了好些日子,她们才遇见那个男生。他的手里还是提着金灿灿的橘子。在一个洗衣粉的广告里,人们为了让自己的衣服有橘子的清香,纷纷走到橘子堆里。这让王宁宁很想去嗅嗅他的衣服,是不是也很好闻。

她的心慌得厉害,但面上又摆出大大咧咧的样子,她说:“小子,你没有把我们的秘密透露出去吧。”

男生摇摇头,从袋子里拿出橘子请她们吃。

因为橘子,他们的关系变得友好起来。坐在胡同口的石阶上,阳光异常明亮。王宁宁突然变得娇羞起来,很安静地看林晰蕊和这个名叫展锐的男生谈传奇游戏和多啦A梦。

王宁宁的心里生出了密密的忧伤,如果她的声音也像林晰蕊那样悦耳,她也一定会眉飞色舞地大声说笑。

还有友谊吗

有好几天,王宁宁都在生林晰蕊的气,莫名其妙地。因为林晰蕊说:“展锐长大了一定是很英俊的男人,他现在真帅呀!”她说的时候,眼神非常温柔。

体育课接力跑的时候,林晰蕊的假发被人扯掉了,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林晰蕊。林晰蕊的眼里蓄起了很多的眼泪,她知道,王宁宁是故意的。

因为假发,林晰蕊在同学眼里变得不可思议起来,他们对她的头发议论纷纷,他们说:“林晰蕊,你夏天也戴假发,不热吗?”

王宁宁给林晰蕊传纸条,她说:“对不起,但我不想假装还有友谊了。”

两个好朋友变成了陌路。一个人走在放学路上的时候,王宁宁会觉得失落。如果她不知道林晰蕊的秘密,如果她们没有被展锐撞破这个秘密,如果……如果她的声音很好听,那该多好呀![!--empirenews.page--]

王宁宁再次遇上展锐的时候,展锐的第一句话却是:“林晰蕊呢?怎么没有看见她呀!”王宁宁转过身就跑开了,眼泪哗哗地落。

这天,后妈在吃饭的时候也对王宁宁说:“你的朋友林晰蕊呢?怎么不到家里来玩了?她是挺好的一个女孩…… ”

王宁宁把碗重重地放下,为什么全世界都重视林晰蕊呢?她如果不戴假发多难看呀!展锐不是也看见了吗?

她发现自己嫉妒林晰蕊,嫉妒她可以自信坦然地面对展锐,嫉妒她可以博得后妈的欢心,甚至嫉妒她的缺陷是可以隐藏的……王宁宁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自己,不喜欢自己这样自卑,不喜欢自己这样爱嫉妒。

展锐的秘密

林晰蕊在放学路上拦住王宁宁,她说展锐病了,希望她们一起去看他。林晰蕊说:“不是我要理你,是展锐非让我告诉你的。”

她们别扭地走在一起,心思各异。沉默了好久,林晰蕊说:“王宁宁,我查过资料问过专家了,你的声音是因为青春期变声才会这样,只要注意保护嗓子,你的声音一定会变得很好听的。”

有暖流在王宁宁心里荡漾,她以为林晰蕊一定很恨她,没想到她还会帮她。

她们看见展锐的时候,展锐很虚弱。他妈妈说:“谢谢你们来看他,展锐其实一直都不愿意交朋友的,他很自卑。因为他从小体质就很弱,不能像其他男孩那样玩,男孩们都取笑他。”

王宁宁终于明白为什么展锐看起来那么苍白了。原来他们都有着各自的秘密和难以言语的自卑,在这个青春期,他们的忧伤那么的不同,又那么的相同。

和林晰蕊一同回家的时候,王宁宁拖起了她的手。 她说:“林晰蕊,我有个主意。 ”

她们开始在放学后约展锐打篮球。她们希望通过锻炼让展锐的身体好起来。阳光下,他们奔跑,跳跃,忘记各自的忧伤。

对一只蛾忘记秘密

后妈送了王宁宁一份礼物。是蚕卵。

她说,如果王宁宁把这些蚕养成了漂亮的蛾,她就满足她一个心愿。王宁宁心里想的是,如果她养大了它们,就让后妈离开她的家。

王宁宁把这些蚕卵分给了林晰蕊和展锐,他们开始比赛谁的蚕先出生。

整个春天,三个好朋友都在为这些蚕卵忙碌,看着蚕出生,看着蚕长大……

蚕开始结茧,它们不停地吐丝,把自己包裹起来。

然后,第一只漂亮的蛾飞了出来。

林晰蕊说:“它们以前多丑呀,现在却变得这么美丽,是不是成长都要经历这样的蜕变呢?”

王宁宁突然明白后妈送她这份礼物的意义了。她是想告诉她关于美丽的涵义。她变得开朗起来,开始大声地说笑,开始在课堂里举手发言,虽然她的声音依然很粗,虽然她还是会被同学取笑,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在耐心地等待长大。

她用自己的压岁钱买了一双拖鞋,放在鞋架上,那是送给后妈的。她觉得她对后妈的抵触是不道德的。

她对展锐说:“我喜欢你,很喜欢……像朋友一样喜欢。”

大朵大朵的阳光下,展锐笑了,林晰蕊也笑了。他们约好一起成长,一起蜕变,一起把秘密忘记。他们的身后,有很长的影子,还有深深浅浅的痕迹。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