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深夜一个出轨女人与和尚的对话,看完直接跪了。。。

那年,桃花一场

分享到:0
时间: 2014-11-29 12:26:12阅读: 评论: 0条

苏文可拖着行李箱,走下了火车的站台。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唯有那个名字,是在心底念了无数遍。她想自己大约是疯了,为什么会真的来到这里,对自己压抑了无数次,但还是忍不住,来到了这里。
打车到了离医院最近的宾馆住下,那间房间选得真好,正可以从正门看见医院的全貌,她知道陈维格就在里面,或许是一间采光极好的办公室,有大大的办公桌,桌上装着电脑,背后是一套放资料的书柜,离办公桌大约两三米的地方还有几个沙发和茶几,是招待临时来客人用的,饮水机里面的水一直开着。可是,这都只是想像,她并不知道他的办公室是怎么样子,虽然她是那么的想知道。
打电话给他:“我在离你最近的宾馆里,要过来看看吗?”
“你怎么会来这里?”他的声音充满了惊讶。
她轻笑一声:“想来,就来了呗。”
随即挂了电话,她甚至可以想象他的神情带着点惊讶和慌乱,或者还有很多的愤怒。但是他有什么资格愤怒呢?
不一会儿,就看见陈维格的身影出现在医院门口,却是那么的悠闲散漫,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端倪,仿佛他出来见的只是一般的客户,而不是如此危险的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那么的能装呢?其实,或许他一直就是伪装的,连对她的爱以及当时的甜言蜜语,全都是伪装的,不然当初为什么会如此的决绝?

认识陈维格,是在大二的时候,那时候她还是一个懵懂的护理学院的小女生,而他是临床系的进修生,通过他的老乡她的同学在他的宴请中认识。
他才来她们学校进修,便通过各种关系,以开老乡会的名义,召齐了在这个学校学习的老乡,那时候的学生,有免费的吃饭和玩乐,谁不乐意啊?甚至还有几个不是老乡却来混饭的,比如她,苏文可。
其实因为她们护理系的人去得太少,同学腼腆,硬拉着她去壮胆的。
他的酒量实在了得,一共三十多个人,他硬是一个一个敬了过来,当与她敬酒时,问了一句:“老乡,哪里人啊!”她立刻羞红了脸。
还是同学解的围:“不是老乡,是我的同学,特地带过来陪我,不行啊?”
“行的行的,这么美的美女,我是求之不得啊!”这样的油腔滑调,立刻逗笑了一大群的人,尴尬也随之化解。
她借着灯光偷偷的打量他,修长的身材,英挺的相貌,爽朗的笑声,看得她心里一阵的小鹿乱撞。那一晚上,她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他。
在离开的时候,他向每个人道别,轮到她时,他说:“美女,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有空可以常出来玩。”
她忍住心里的雀跃,有些害羞的交换了电话号码和姓名,至今还记得他对她名字的赞叹“苏文可,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而且还显得学识丰厚,想必是个才女吧”。
这句赞叹她记了好久,只是到后来才明白,称赞女生的名字,只不过是他猎艳的一个手段而已。

不一会儿便传来了敲门声,她走到门边,竟然有一丝的恍惚,真的要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吗?
打开门,看见了他的脸,没有笑容,眼神阴晴不定。她突然有点后悔,她害怕这样的他。
刚关上门,他便迫不及待的吻上她,如此的猛烈,让她措手不及,略带反抗的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她也开始反击,两个人就像两只小兽一般,猛烈的互相攻击,却又想将对方揉进骨子里。
不知道吻了多久,到双方都精疲力竭,才放开对方,躺在床上喘气。
“你不该来这里”。待到大家都稍微平静了一点,他说。
她愣了愣,反唇相讥:“是你害怕我来这里吧。”
他转过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明明知道我们不可能,你来了又有什么用?”
她开始大笑,狂放的带着撕心裂肺的笑,笑得陈维格一阵慌乱。然后听见她的哭泣。[!--empirenews.page--]
半响,他正想着措辞要安慰她,却让她的话吓了一跳:“我得不到你,我也可以让别人得不到你。”
他死死的盯住她,最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可可,不要胡闹。”
她偏过头,风情万种的看着他:“陪我一天,好好的陪我一天,不然我让你那位知道我们的过去,看你这个院长女婿还怎么当下去。”
他一面痴迷于她的风情,却有一面顾忌到她说话的准确性,最后叹了口气道:“好。”
然后以一种轻到不可闻的声音说:“可可,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我们的爱情,就被你谋杀在你的仕途里。让我那么的措手不及。苏文可几乎想将心里的话吼给陈维格听,可是,却什么也没有说,依旧那么风情万种的看着他。

苏文可学生的时候,并不像现在这般风情,那时的她齐耳的短发,淡淡的眉眼,红润的脸颊,是一个让人怎么看就怎么觉得顺眼的清纯姑娘,还没有学会用妩媚来吸引男人的眼光,但依旧有人发现了她的美。比如陈维格。
陈维格经常借着各种名目请她和她的同学出去玩,在一起时也毫不掩饰的露出对她的喜爱,同学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儿,不久就发现陈维格的小心思,后来的相约,便总有借口不去。
一个郎有情,一个妾有意,两人自然而然的在一起。
但是,苏文可并不只是名字很文雅,她本身也是出生在书香世家,对于性教育方面是极其的严格,如果想要在为结婚之前,做出一番出格的事情,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有句话说,情到深处,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于是就这样发生了。
两人约好去峨眉山看日出,本来可以在山下的旅馆住到凌晨三四点过,然后随大队一起爬上山,刚好可以到看日出的时间。但陈维格不同意,说那时候一路上黑黑的,他不放心,便在头天下午爬上山,他带了帐篷,两人可以在帐篷里面暂时住一夜,到第二天起来就可以看日出。
那时候的苏文可,只想着半夜起来爬山确实有点为难自己,便接受了这个提议,但却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帐篷里,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虽然带着帐篷,但他们忽视了山上的气温极低,光是一条薄薄的毛毯,根本不足以御寒,于是两人从分开睡到紧紧抱在了一起,互相交织的气息,让他们情不自禁的吻起来,然后苏文可就觉得自己的身上仿佛被点了一把火,想要将自己燃尽。第二天早晨,他们错过了日出。
毛毯是苏文可带回去洗的,看见上面的血迹,她的脸红得仿佛要滴血,她一直忘不掉那一晚,他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温暖,仿佛要融化了她一般。

整整一天,陈维格带着苏文可逛遍了那个城市的街道,带她去吃那些有名的街边小吃,那是他们还在一起时,他时常给她提起的,那时她憨笑着说,到时候一定要将他说的小吃吃个遍。现在,也算是实现了当时的承诺吧。
苏文可玩得很开心,吃了很多东西,她觉得自己和陈维格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她们穿越大街小巷,去寻找新奇的食物,每到一处便要吃个尽兴。
回到宾馆,陈维格便要离开,她看着他,一件一件的脱自己的衣服,笑道:“难道你忘记了这个身体给你带来的快乐?难道你不想再拥有一遍?”
陈维格看着那依旧迷人的身体,吞了吞口水,立即抱住她,狠狠的吻下去。她们之间的吻,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甜蜜,当初的柔情,有的只是掠夺和报复,互相伤害。
他们互相撕扯,互相啃咬,用尽全部力气来做这场性爱,因为彼此都明白,这只是一场仪式,一个告别的仪式。
在陈维格沉沉的睡去时,她留下了眼泪。当初陈维格进修完成,离开她回到家乡去,两人依旧甜蜜,每天的电话短信联系,有时候他放假,还会到学校来找她,两人在外面的宾馆,互相温存。可是,在她大四的那年,就突然变了,他消失了,电话打不通,短信没人回,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她找不到他。[!--empirenews.page--]
失魂落魄了好一段时间,同学才带来消息,他结婚了,是院长的女儿,而他也荣升副院长。
为了他的仕途,连一声告别都没用,他就掐断了两人的爱情,让她独自在一边,失魂落魄。
辗转了很久,才终于联系到他,苦苦的追问,不过是自己的不甘心,也只换来一句:“可可,对不起,我终究败给了现实”。
她以为她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他,却还是忍不住来寻他,可是这样的见面,也不过是将对方推到了绝境,无可挽回。
清晨他醒来,已没有了她的身影。只有一张纸条:“这次到来,不过求一场心死,回去我即将结婚,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他拿着纸条,久久的坐在床边,然后用打火机,烧掉了这张纸,离开。
不过是,那年,桃花一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