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深夜一个出轨女人与和尚的对话,看完直接跪了。。。

不舍弃一块沙金

分享到:0
时间: 2014-11-29 12:26:12阅读: 评论: 0条

大学毕业四年后,我的努力终于被老板认可,担任公司旗下一家工厂的主管,成为年轻的中层领导,具体负责生产管理。老板给了我一项特别权力,对违规违纪的工人可以当场开除。有了这把尚方宝剑,手下的工人对我诚惶诚恐,生怕出什么差错被我解雇。而我虽然手握重权,从不轻易使用。

  这年春天,厂里招收了几个新工人。这些人都在20岁左右,大多没有上过高中,属于父母心焦别人头疼的混混儿,由于找不到好工作,才愿意来我们厂干力气活。新工人进来的第一天,老板郑重地叮嘱我,对这些人的管理要特别严格,千万不能松懈,稍有出格应立即辞退。老板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用一种高压政策,不能让他们为所欲为。

  老板的嘱咐,我当然放在心上。为了防患于未然,开工前我特意把他们召集起来,给他们宣读厂纪厂规,语重心长地告诫他们,要好好遵守,做一个受企业欢迎的好员工。至于开除之类威胁的话,我并没有说。

  我在厂里不喜欢板着脸管理工厂,我一向认为这样做,效果很好。谁知自从新工人来了以后,情况很快有了变化。我们的担心,变成了现实。这些年轻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一个个显得很不安分,经常出现问题,迟到早退,在车间里大声说笑,与班组长顶牛,干活老出次品。而其中表现得最张狂的,是一个叫罗小列的青年,他刚19岁,身材不高,貌不惊人,这样一个看上去很一般的人,却最不服从管理,他干活松散,根本不把班组长放在眼里。没过多久,从班组长到车间主任都向我反映,这个人实在不好管理。

  下面的干部束手无策,我只好亲自出马。我把他叫到办公室,和颜悦色地问他:“为什么不好好表现?为什么要弄得别人都有意见?”我以为他在我面前会比较老实,谁知他反过来冷冷地问我:“什么才是好好表现?”我一听,非常惊讶,他竟然连怎么表现好都不知道?我把以前说过的规章重复一遍,可是我的话还没完,就被他打断:“你说的我都懂,不就是一天到晚闷着脑袋,像头牛一样死干活吗?”在我管理工厂以来,还没有一个员工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我有些愠怒,但还是决定先问清楚原因。“听你的意思,你是不喜欢这工作喽?”“那当然,谁愿意做老牛,一天到晚死干活?”“那你为什么要来?”“不是我愿意的,是我爸妈逼我来的。”他越说越激动,还狠狠地跺了跺脚。

  我心里很生气,我敢肯定,如果老板在这里,一定会一拍桌子,当场将罗小列开除。一个对上班有如此抵触情绪的人,怎么可能干好,还留着他干什么?

  老实说,此时此刻,我确实有了叫他滚蛋的念头。一旦我做出决定,那么罗小列就得离开工厂。可是开除两字,就是没法从我嘴里吐出来。我清楚,这不是一件随意的事,一个青年被打工的企业撵出去,对他的影响肯定不小,别人该怎么看他呢?

  我犹豫了一下,训了他几句,叫他以后规矩一点,好好干活,少惹麻烦。我明知道这样说很苍白,但我希望他自己能有所领悟,有所收敛。

  这以后我对他特别留意起来,经常到他干活的地方去转转,也会找他交流一下。我不想他真的成为被我开除的第一人。可是不久以后的一天夜里,车间主任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说罗小列上班时间睡觉,被他批评后,竟然无动于衷。

  我立即从办公室出来,跑到车间里,罗小列躲在一个角落里打瞌睡。我火冒三丈,一把把他揪起来,严厉地问他:“上班时间,你在干什么?”他梗着脖子,不服气地望着我:“这不是上班时间,不是已经下班了吗?”“是下班了,但现在是加班时间,跟上班一样。”“可我不想加班,我已经请假……”他说着看了看车间主任。我知道是车间主任故意不准他的假。这本来是车间主任的错,但罗小列做得也太过分了,我严厉批评他。谁知他突然一扬头,从嘴里吐出一句:“看不惯我,把我开除好了。”说完竟然撇开我走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仁至义尽,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况且罗小列这样做,影响太坏,我不能再容忍他。

  第二天,我发现罗小列没有来上班。看来,他已经做好被解雇的打算。作为生产厂长,我只要在宣传栏里贴个告示,再向老板汇报一下就行了。然而当我想写那个告示时,心情却十分不安。通过几次接触我发现,罗小列这个人不简单,他虽然显得吊儿郎当,但头脑十分灵活,有自己独特的思维和想法。特别是这个人敢说敢做,有股闯劲,又不同于那种莽撞者,而是顽强和聪慧。凭我的经验,这种人是可塑之材,一旦经过良好的培养,将来肯定大有作为……

  是按照厂规把他开除,还是给他一个机会?此时我很清楚,我下一步的做法,是受人关注的,如果我不当机立断解雇罗小列,会对其他员工产生不利影响,特别是对那几个与他同期进厂的青年,会带来负面效应,认为在这个厂里,无论怎么胡闹都不会受到多严重的处理。我的威信,还怎么树立?可是我也深知,像罗小列这样的人,还是比较难得的,我们的企业要发展,就要培养自己的一线人才,这也是一项重要的工作。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我怎么在这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我决定暂不发布解雇罗小列的信息,把工作做得深入一点,先找出罗小列抵触上班的原因。罗小列不是说,他来这儿上班是被父母逼的吗?我希望弄清其中原因。当天下午,我赶往罗小列家中,去见他的父母。经过一番交流,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罗小列初中毕业后,本想读一所专科技术学校,但父母认为读这种学校太费钱,不同意,要求17岁的他出去打工,为家里分担责任。两年来,罗小列进过好几家工厂,都因为情绪消极、工作散漫被辞退。他进我们的厂,也是在父母强逼之下,无奈顺从的。

  原因找到了。他在厂里不好好干,并不是对这项工作抵触,而是本身心里有个疙瘩,是对父母有怨气,做什么都没劲。父母强行剥夺了他读书的权利,早早逼着他打工挣钱,使他不仅不能好好工作,连对人生也怀着失望心态。

  得知这些经历,我不由得对罗小列产生了同情。也庆幸自己没有直接开除他。对这样的人,我们不能简单地以制度来对待。我经过慎重考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让罗小列去读书,费用由厂里承担,条件是他学成归来要为工厂服务一定年限。[!--empirenews.page--]

  我也明白,出这样一个主意未必能得到老板准许。果然,老板听了我的意见后,惊奇地瞪大眼睛,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摆出了理由,认为对于我们这个工厂来说,罗小列是有潜力的人才,他要读的专业,与我们厂的需求正好对得上。如果愿意出资让他去读书,两年以后,他就可以回厂工作,到那时他肯定积极肯干。他还年轻,经过几年实践锻炼,一定会是一个优秀的技术带头人。随着我们的企业发展,他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为企业多做贡献……

  我把话说完,老板陷入了沉思中。他认为我的主意有一点道理,但他担心,这个罗小列究竟是不是我们可以期待的人,能不能在未来担当重任?万一我们看走了眼,花了钱让他读书,结果他并无出息,岂不冤枉?老板的怀疑当然有理,我胸有成竹,诚恳地对老板说:“我算过了,厂里出资,每年三万左右,两年也就六七万元。如果老板觉得没把握,这笔钱,我个人可以负担一部分,也算是和工厂共同承担风险,两年后他有出息最好,不回来或者干不出什么名堂,就当我资助贫困生了吧。”我这样一说,老板马上笑了,爽快地挥了挥手:“你是为厂里着想,这钱怎么能由你私人出。既然你有这份热情,那就由你负责这件事吧。罗小列就交给你了。”

  就这样,我这个不合常规的想法,得到了老板的批准。我马上把罗小列找来,向他宣布了厂里的这一决定。罗小列听后,好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怀疑我在开玩笑。我拍了拍他的肩,认真地说:“你本来是有心继续求学,想多学一些知识再走上社会,实现理想。但由于家庭原因,你的愿望落空了。现在,老板决定出资,让你去完成学业,希望你能有所长进,将来成为厂里的人才。”他愣愣地望着我,终于相信这是真的,眼泪立即涌了上来,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我知道,他还并不成熟,表达不好内心的感激。但他一定明白,这是厂里对他最大的信任和器重,是为他的前途着想,给他铺就了一条光明大道。

  罗小列如愿以偿进了学校,继续他梦想中的学业。而这一切,都被同时进厂的几个青年工人知道了,我趁机在厂里大张旗鼓进行宣传,只要大家爱厂敬业,愿意上进,厂里进行考察后,会选送那些合适的人进校深造。罗小列入学后,又有两名青年愿意去读书,他们与厂里订下合同,毕业后如期回来,为厂里工作。

  两年以后,罗小列从技术学校毕业,回到了工厂。他的精神状态已经焕然一新。但我并没有立即给他好的职务,仍要求他在车间当普通工人。直到一年以后,看到他确实表现优秀,我才提拔他当了班长,然后升为车间主任。而其他两名青年学好回厂后,也先后担任了重要职务。后来企业发展成集团公司,他们三人均担任分厂主管,独当一面,成了公司的经营骨干。

  事实证明,我的这一做法是成功的。大家因此给了我很高的评价,不仅认为我慧眼识才,更对我爱才惜才,不轻易舍弃一块沙金,为企业的长远发展着想的胸襟和胆识表示赞赏。我后来被老板提拔为副总,我真心对待工作和挖掘工作中潜在的价值的态度,也让自己的事业得到了更好的发展。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