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深夜一个出轨女人与和尚的对话,看完直接跪了。。。

扛麻袋的经理

分享到:0
时间: 2014-11-29 12:26:12阅读: 评论: 0条

老梁的院子里种着一棵枣树。这年秋天,枣一落竿,老梁就拣了些又大又红的枣子,给儿子梁树生寄了过去。过了几天,老梁估摸着包裹应该到了。这天下午,他想打个电话问问儿子,可接连打了两个,每次都说“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树生在单位是个经理,业务挺多的,怎么会停机呢?这么说,是树生换号了,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老爸……

  这么想着,老梁从院子走到屋里,来到方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了一个笔记本。还好,在这个笔记本里,记着梁树生科室的电话,老梁找出来,按这个号码拨了过去,“嘟”了几声后,电话通了,一个女声问:“你好,哪位?”

  老梁赶紧说:“我找你们梁经理。”

  “哪个梁经理?”

  老梁以为打错电话了,忙问道:“你不是中明公司的物流中心吗?”

  “我是物流中心呀。”

  这就有点奇怪了,老梁问道:“梁树生不是你们物流中心的经理吗?”

  对方愣了一下,说:“对不起,我是刚来的,第一天上班,对这里的情况根本就不熟悉。哦,我想起来了,梁经理就在我们这儿上班,请问您找梁经理有什么事吗?”

  见是这个情况,老梁忙简单地说了一下事情的来由,末了说:“梁树生是换号了吧?你知道他的新号码吗?”

  对方一下子客气起来,说:“大叔,是这样,我刚来,啥也不知道。你看,梁经理他们都去开会了,也没法问,要不这样吧,等他们散了会,我再给您问问,然后再电话告诉您,您看行吗?”

  老梁还能说啥呢,也只好这样了。挂了电话,老梁越寻思越不对劲儿:就说刚才那个女孩吧,即便是第一天上班,她也应该知道他们经理姓梁呀。这么说,梁树生不在中明公司干了?那也不对呀,如果梁树生不干了,怎么后来那个女孩又承认梁树生是他们经理了呢?

  这到底怎么回事呢?老梁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想破脑袋也没想出个子丑寅卯来。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梁树生打来的。

  老梁按了接听键,说:“树生,刚才我给你电话,咋说停机?”

  梁树生说:“爸,我刚才给一个客户打长途,打着打着没话费了,我刚充了话费,就看见您给我打电话了。”

  老梁一寻思,这不对呀,刚才物流中心的那个女孩还说,梁树生在开会呢,莫非这里面真有问题?这么一想,老梁就说:“你不在公司呀?”

  梁树生当然不知道他老爸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还言之凿凿地说:“是呀,我一下午都在外面,最近公司事多,忙得有点晕头转向的。对了,老爸,天气转凉了,您的血压最近咋样?是不是该加药了?”

  老梁告诉梁树生血压最近很稳定,然后又聊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回到屋里,老梁就打定了主意,明儿一早就去省城,去看看梁树生,看他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月前,梁树生在中明公司找到工作时,老梁就去了一趟。中明公司在临街的一栋楼上,十一层,办公条件很好,让老梁觉得更好的是,里面的人都称呼梁树生为梁经理。要知道,现在大学生毕业后能找到工作就很不易了,而梁树生不但找到了工作,而且还是部门经理,这着实让老梁兴奋了好一阵子。

  第二天一早,老梁抓起昨晚收拾好的一个提包,出了门,来到村头等车。这里有直接开往省城的客车,很方便。两个小时后,老梁就来到了中明公司。一个自称姓陈的女孩接待了老梁,陈小姐把老梁带到了一间办公室,说:“大叔,梁经理不在,您先稍等,我联系一下。”说完,女孩就出去了。

  很快,梁树生打来电话,说:“老爸,我在外面,大概两个小时才能回去,要不你去我住的地方吧。”

  老梁倒是有梁树生住处的钥匙,离这儿也不远,可老梁不是有满肚子疑问要解嘛,他还要留下来再观察观察,于是就对儿子说:“树生,你忙吧,不用管我,你单位的人对我也挺好,我在这儿等你就行。”

  老梁不想多问什么,他怕问多了,引起梁树生和陈小姐的怀疑,这样可能会破坏他的计划。老梁有什么计划呢?关于这个,昨天夜里老梁都想好了。待了十多分钟,他起身和陈小姐打了个招呼,说是出去溜达一下,然后就出了公司,来到街上,在公交站牌附近找了一个摩的,对摩的师傅说:“师傅,我有点事儿,想让你帮个忙,可能要一下午,你看需要多少钱?”

  摩的师傅一看来了大活儿,高兴地说:“一百五十块钱。”

  老梁似乎很为难,说:“贵了点吧?一百二吧,先给你二十块钱,其余的一百,任务完成后再给你。”

  摩的师傅警觉地说:“什么任务?”

  老梁说了他的整个活动计划,并详细交代了摩的师傅需要注意的事情。摩的师傅听后,很爽快地答应了。忙完这些,老梁又回到了中明公司。十一点多,梁树生回来了,怀里还抱着一个包裹。老梁一看,正是他寄的那袋红枣。梁树生走过来,说:“爸,走,我们去吃饭吧。”

  两人出了公司,就近选了一家餐馆,这一次老梁破例没有喝酒,他也没有问梁树生很多,怕梁树生引起怀疑,因为吃了饭,他还有更重要的活儿要做。吃饭时,老梁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说了一些嘘寒问暖的话。

  吃罢饭,梁树生的手机响了,接通后简短地说了几句,然后说:“老爸,我那边有点事儿,要我过去。”

  这正好是老梁计划里的一部分。他今天要跟踪儿子,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而如果梁树生坚持要送他去车站,老梁还要想法拒绝,不然的话,跟踪失败,整个计划很可能要泡汤。如今见梁树生这样说,老梁正求之不得呢。

  梁树生出了餐厅,打了一辆三轮,和老梁道了别,然后就消失在了如织的车流中。

  老梁喊过停在不远处的摩的,坐上去,不远不近地跟在那辆三轮车后面。约莫半个小时后,三轮车来到了一个劳务市场,老梁看到梁树生从三轮车上下来,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走到几个人跟前,一个好像是工头模样的人,对梁树生,还有几个人做着什么交代,然后,几个人上了一辆卡车,离开了劳务市场。

  老梁坐在摩的后面,一直看着这一幕,见梁树生离开了,他也就跟了上去。[!--empirenews.page--]

  那辆卡车一直开到了一个库房跟前,库房前停着几辆货车,全是满满的货。老梁一看就明白了,梁树生是来扛麻袋的,他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摩的师傅,然后就坐在一棵大树后,静静地看着那一帮人卸货。

  几车货全部卸到库房里后,天已经黑了下来,先前领人的那个工头给他们一一发了钱,那些人把钱塞到兜里,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一步步地走出了大院,唯有梁树生,没有走,在库房门不远处的台阶上坐了下来,不过很快,他就平躺了下来。很显然,刚刚大学毕业的梁树生,乍一干这样超强度的体力活儿,根本就吃不消。

  老梁站在不远处,看着躺在台阶上的儿子,心里一抽一抽的。

  过了一会儿,老梁平稳了一下情绪,然后朝儿子走去。快到跟前时,梁树生看到了老梁,吃惊地坐起来,说:“爸,你咋来了?”话一出口,梁树生也想明白了,老爸并没有回家,而是跟踪他来到了这里。

  父子俩坐在台阶上。老梁说:“树生,你咋不在中明公司干了?”

  梁树生看了看老爸,说:“爸,我压根就没在中明公司干过,这一切都是假的……”

  接下来,梁树生告诉老爸,大学毕业后,他来到省城,身上的钱花光后,他也没找到工作,为了生存,他只能去劳务市场,和那些农民工一起,干些又苦又累的活儿。一个月前,老爸问梁树生找到工作没有。梁树生觉得短时间找到适合的工作是不可能的,但怎么给老爸一个不让他汇钱给自己的理由呢?梁树生想到了几天前在街上收到了一个宣传资料,上面写着:大学生们,如果你没有找到工作,或者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而又不想让父母为你们担心,怎么办?一个小时只需两百元,我们轻松为你搞定。而中明公司就是这样一家公司,他们专门为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服务。至于梁树生在什么物流中心担任什么经理,那全是子虚乌有的。当然,他们还负责什么后续服务,比如今天上午的服务,他们就和梁树生取得了电话联系,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以两百元成交。

  听了梁树生的解释,老梁什么都明白了,他心疼地说:“孩子,你何必这样呢?咱找不到工作,可以慢慢找,反正我手里还有点积蓄。”

  梁树生看着老爸,笑了一下,说:“老爸,您供我上大学,已经很不易了。我大学毕业了,您也老了,弄两个钱多不容易啊,我不想当啃老族。现在,我干点累活脏活挣点钱,手里一有钱,我就接着找工作……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工作的。老爸,您说呢?”

  老梁没说什么,含着泪,使劲儿点了点头。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