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深夜一个出轨女人与和尚的对话,看完直接跪了。。。

决胜之心

分享到:0
时间: 2014-11-29 12:26:12阅读: 评论: 0条

 这天上午八点,老薛和老汪在老年俱乐部里,进行了他们七番棋大战的第六盘,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拼杀,最后老薛以半目惜败。

  这一局棋后,两人已经战成了三比三平,又重新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老薛站起身来,微笑着说:“老汪,三天后见,希望还有今天的好运气啊。”

  老汪把眼一翻,反唇相讥:“我靠的是实力,运气这东西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老薛和老汪是多年的好朋友,都喜欢围棋,棋力也不相上下,这么多年来,论总战绩的话,老薛略占上风,但老汪并不服气。所以一个月前,在老薛的建议下,两人正式地进行七番棋大战,并且说好谁要是输了,就给对方鞠躬倒茶,执弟子之礼。

  观看这局棋的人很多,棋局结束后,周方悄悄离开俱乐部,打电话把这个结果通知了薛伟。薛伟是老薛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开了家公司,如今发展得很好。听说这盘棋父亲输了,他笑了笑,说:“周方,我爸好面子,是绝不可能给汪叔鞠躬倒茶的,所以第七盘必须赢。你这就去找汪全利,跟他说我有关系,能把他的四万块要出来。”

  汪全利是老汪的儿子,开了家汽修厂,费了好大劲揽下了宏达公司的汽修业务,但活干了,钱却一直要不出来,急得汪全利四处求爷爷告奶奶。老薛得知此事后,曾经问薛伟能不能帮上忙。其实薛伟能帮,但不愿意因为这事求人,所以说自己办不了,推了出去。但现在为了父亲的最后胜利,他必须出头了。周方跟汪全利也是朋友,借他的嘴把话传过去,要账心切的汪全利一定会找上门来。

  果然,两个多小时后,汪全利来了,求他帮忙要那四万块。薛伟装模作样地说,他跟宏达的老板倒是有点关系,可不知道管不管用。然后话风一转,说:“全利呀,今天两个老头子一番大战,你爸赢了,我爸郁闷得连午饭都没吃。你也知道,他身体不怎么好,大夫说一定要保持好情绪,现在最后胜负还没定呢,他就这个样子,要是真输了第七盘,我都不敢想象他会是什么样子,唉,真愁人。”

  汪全利一愣,隐隐约约明白了薛伟的意思,但却装糊涂,说:“可不是嘛,我爸输了棋也那样,这两人加一块都一百二十多岁了,还跟小孩子似的。”

  薛伟当然不会继续说下去,大家都是明白人,把话说到这份上已经足够,两人又不疼不痒地聊了几句,薛伟最后说:“这四万块钱呢,我不敢打保票能要回来,但我尽量帮你办,给我四天时间,行不行我都给你准信。”

  和薛伟分手后,汪全利发愁了,薛伟摆明要帮他爸出头,之所以说四天时间,那意思就是说,第七盘棋老薛要是赢了,这钱就能要回来,要是输了,这钱就不用惦记了。

  按说薛伟的做法有些卑鄙,可汪全利也明白要钱的事难,要不是为了让父亲赢棋,就算是他给薛伟一大笔好处,恐怕人家都不会帮这个忙。如果他想拿回这四万块,看来只好做父亲的工作了。

  回到家里跟老汪一说,老汪当时就火了,一拍桌子骂道:“薛伟这个小混蛋,敲诈到老子头上来了,我这就找他爸理论去,看老薛怎么跟我解释。”

  汪全利急忙拦住他,说虽然他觉得薛伟是这个意思,但不管怎么样,人家薛伟从头到尾都没明说,真要是找上门去,他完全可以推说你自己多心了,人家根本没这个意思。到那时候,就算老薛命令儿子帮忙,薛伟也肯定不会帮的。

  对于汪家来说,四万块绝对不是个小数字,老汪不禁有些泄气,骂了会儿薛伟,又骂儿子不争气,要是自己有本事把账要回来,哪至于让他如此为难?汪全利只好陪着笑脸,劝父亲说不过是一盘棋,就算是鞠躬倒茶,那也是跟自己的老哥们儿,大不了明年把棋赢回来,让老薛执弟子之礼,那时不就扬眉吐气了吗?

  天大地大,儿子的事儿大,老汪悻悻地答应了儿子的请求。

  第七盘棋如期开始了,围观的老头老太太挤得里三层外三层,都想看看这关键的一盘棋。老薛全神贯注,一双眼睛紧盯着棋盘,下得十分小心谨慎。可老汪却下得郁闷极了,就算能赢的棋都不敢赢,还得装模作样讨老薛欢心?他越想越憋屈,越想越不愿意继续演下去。此时局面已进中盘,两条大龙搅杀在一块,他干脆下一手超级昏着,自紧一气,然后装出后悔莫及的样子叫了一声:“我这是下的什么棋呀?完了完了。”他一边嚷着,一边投子认输。

  大家嘘声一片,老薛也愣了,脸色很难看,说:“老汪你什么意思?不是故意让我吧?”

  老汪当然不会承认,在大家的期待的目光里,他恭恭敬敬地给老薛上茶,红着老脸叫了声师傅,然后逃也似的回家了。

  这盘棋虽然赢了,但老薛却一点高兴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显得很郁闷。薛伟开导父亲说:“爸,我知道你觉得这盘棋下得没水平,赢了也没什么意思。但你要知道,汪叔为什么会下出那样的超级昏着?那是因为他求胜心切,昏了头脑。而博弈之道,是多方面综合素质的较量,他心理素质不过关……”

  不等他说完,老薛打断他的话,苦笑着说:“儿子,你根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自从前段时间你汪婶去世后,你汪叔就整天闷闷不乐,我担心他这样下去郁闷出病来,所以才想出比棋的点子。其实第六盘棋我就能赢他,但是故意输了,就是想激起他强烈的求胜欲望,这第七盘棋,我本打算让他使出全力,最后才让他赢我,这样的胜利能让他欣喜若狂,长时间沉浸在这种喜悦里,暂时忘掉丧妻之痛,可真没想到,今天他发挥如此失常,让我想输掉这盘棋都没机会,我这是弄巧成拙了啊。”

  薛伟费了这许多的心思和力气,原本是为了让父亲高兴,没想到却惹得父亲郁闷了,其实他早该想到,父亲不仅仅是个好胜心强的人,更是一个重情义的人……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