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深夜一个出轨女人与和尚的对话,看完直接跪了。。。

不要乱说话

分享到:0
时间: 2014-11-29 12:26:12阅读: 评论: 0条

 每次走进模具厂的大门,徐大江都觉得老天爷真是不公道:什么本事都没有的陈钟竟然成了老板,而自己辛辛苦苦却只够养家糊口。

  也难怪徐大江心里不平衡,他和陈钟小时候还是同学,陈钟不但人长得矮小,有一次爬树偷果还摔断了一条腿,成了瘸子,初中都没读完就跟人家出去打工。二十多年过去了,这矮小的瘸子竟然拥有了自己的工厂,成了坐在办公室里指手画脚的老板,每天都开着好车四处转。

  而徐大江就不同了,尽管他长得身材魁梧,但这些年来,已不知在多少个厂子呆过了,最终还得在陈钟手下混饭吃,让他颇不自在。但要他离开,却还真舍不得,像他这样一个普通工人能拿三千来块钱的厂子并不多。

  这天傍晚,徐大江加班赶货,出车间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他望了一眼陈钟的办公室,见灯还亮着,看样子也还没走。他又环视厂区,脑里不由冒出一丝邪念:要是一场火将这厂给烧了,陈钟就变成一个穷光蛋,到时比自己还不如呢。

  徐大江心里想的时候,就看到仓库的方向红光一闪。没那么神吧,只是希望它起火,就真的起了?他以为是眼花,不禁揉了揉眼睛,可再看时,红光似乎更明显了。得,看来心诚则灵,老天终于帮他一个大忙了。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救火,可刚往前跨了一步,又停了下来,刚刚还希望人家起火呢,怎么这么没骨气?正犹豫间,就听到有人呼叫的声音,徐大江心里一个激灵,要是让人在现场看到自己,说不定认为是他放的火呢,还是快些离开为妙。他望了四周一眼,没看到别人,就一溜烟跑了。

  第二天一早,徐大江刚走进厂里,就遇到几个同事,这些人一看到他,脸上都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他心里一惊,隐隐觉得有些不妙,刚走进车间,又遇上小张。看到他,小张往四周看了一眼,见其他人还没到,就拉住徐大江说:“你怎么这样啊,平时发发牢骚也就罢了,怎么真动起手来?”

  徐大江此时不得不装糊涂,问道:“出了什么事?我动什么手了?”

  小张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徐大江心里也有些发毛,想到火的确不是自己放的,努力让心里平静下来。大概小张也看不出什么异样,这才说:“不是你最好,昨晚厂里起火了,有人怀疑是你放的。”平时徐大江就经常发牢骚,说希望厂子起火给烧掉,此时真出事,人家首先想到他,实在算不上奇怪。

  徐大江急道:“这不是坑人吗?我做完工就直接回家了,哪会有空跑来放火?就算我平时说一些牢骚话,但也只是说说罢了,绝对不会做犯法的事情!”

  小张点点头,说:“我也这样想,你应该不会真去做这种蠢事,也许是有人乱丢烟头引起的。”

  徐大江这才询问一些细节,小张说昨晚一间材料暂存处突然燃了起来,幸好人们发现得快,立即赶去将火扑灭了,损失并不算大。两人来到起火的地方,看样子火是从屋外的垃圾燃起的,引燃了旁边的木架,窗口也被烧烂了,屋内一些成品杂乱地堆在地上,包装箱也都被踩烂,估计是救火时踩踏造成的。

  此时也有一些人来看现场,徐大江发觉人们看着他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心里虽然不爽,却又不好发作。刚和小张回到车间,就有工友过来传话,说老板要找他谈一谈。

  看来陈钟也怀疑上了,不过徐大江并没有放火,也不怕别人诬陷,就直接去了。来到厂长办公室,两人客套地聊了几句,陈钟就问:“老同学,昨晚你收工后,是什么时候回家的?”

  徐大江想了想,说:“大概是八点前吧,做工也累了,我也没仔细看时间。”

  他留了个心眼,毕竟加班的也有其他人,要想说按时下班也不可能。可要说真正离开的时间,应该看得到起火的,当时大家都去救火,自己却离开,也说不过去。所以他将时间说提前了十多分钟,按这个时间算,他是回到家厂里才出事的,不知道也正常。

  陈钟点点头,又问:“你出门的时候,看到什么行为异常的人了吗?”徐大伟摇了摇头,陈钟又问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后,就让他离开了。

  回来后,一些平常关系不错的工友就过来问:“怎么样,厂长没为难你吧!”

  徐大江说:“哪有为难不为难的,我又没做什么,他找我只是随便聊聊罢了。”

  工友说:“听说有人想报警,但厂长说,反正损失也不大,就算了。毕竟你们是老同学,要是别人,他肯定得开除了。”

  另一名工友也说:“你还真是敢说敢做啊!不过说实在的,陈老板也挺可怜的,一个瘸子能撑起这个厂子不容易,幸好这次损失不大,要不然这一辈子就没法翻身了。”

  徐大江急了,看来人们都认定是他放的火啊!叫道:“你们还真认为是我放的火啊,告诉你们,我没有!”人们见他这样,也没再说什么,忙着去做自己的事了。

  一连几天,厂里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有人还劝他做事不要这样冲动,弄得徐大江苦不堪言,似乎大家都已经认定,他就是纵火的人。他真急了,急得又跑到了厂长办公室,声明自己并没有放火。

  陈钟只是冷笑,待他说完了,才说:“这次幸好工友们救得及时,但毕竟也有损失,事情是你做的,你也要担当一部分。这样吧,那些因为救火而弄坏的成品我全给你,就算是这个月的工资,其他的我就不追究了。”

  徐大江大惊,叫道:“我说过了,火不是我放的。”

  陈钟又是一声冷笑,说:“我不报警已经给你面子了,还想怎样?我知道你从小就歧视我,平时说些牢骚也就罢了,我也不想和你计较,但这次你竟然玩真的,难道敢做就不敢当吗?”

  徐大江叫道:“要不相信的话就去报警,让他们来调查吧!”

  陈钟说:“你说出了车间就回家,那我问你,其实起火时你就在厂里,有人去救火的时候,还看到你往厂外跑,怎么解释?”

  尽管徐大江一再申辩,但陈钟哪里肯信,就认定是他了。那些产品就是他的工资,按出厂价折算,并给他时间去卖,能拿回钱就是他的,还叫保管员将货集中放好,让他随时能取走。

  徐大江无奈,只得回家想办法,可模具这东西,不能吃也不能用,哪有想卖就能卖的?奔波了好几天,也找不到卖的门路。他终于明白,这是老板想开除自己的理由罢了,于是下了决心,与其让人家说出来,不如自己离开。[!--empirenews.page--]

  这天一大早,徐大江来到了厂里,将这些模具全拉到大门外,一些工友们都来看热闹,陈钟也看到了,就问:“全找到销路了?”

 徐大江冷笑一声,将这些模具堆成一堆,又提一桶汽油淋了上去,叫道:“既然这些产品是我的,我不能卖出去,也不要了,从今天起,我就辞职。虽然平时我也咒过让火烧了你的厂子,那天晚上看到起火了,我也没有去救,但我还是要再次声明,这火真的不是我放的。我在这里发誓,说谎话,就让雷劈了我!”说罢拿起火机就要去点。

  陈钟伸手夺过火机,说:“好吧,我相信你!把这些产品拉回去重新包装吧,工资我照常发给你,你也不要说辞职了。”

  徐大江摇摇头说:“算了,我知道你并不是真正相信我。”

  陈钟笑了,说:“我知道不是你,其实你出车间时,我正站在办公室外的走廊里,看着你出去的。我只是恼怒你看到厂里有难,却不来帮忙。你平时不是说我没什么本事吗?我就让你去卖一卖这些东西,体验一下感受。要知道,这个年代,造东西出来不难,难的是怎么卖出去啊!”

  原来陈钟是有意折腾自己啊,徐大江不知说什么好。陈钟叹了一口气,说:“其实你们只看到我现在做厂长的样子,并不知道我的过去。”当年他因为人矮小,又是个瘸子,想打工都没地方收,还在街上讨了一年的饭。后来一个老板看他可怜,就给了他一个机会,替自己的厂出去推销新产品,没有底薪,只是根据收到的单子提成。一个瘸子搞推销,困难可想而知,就这样,他比正常人花了更多的代价,终于为自己打开了一条谋生之路,当有了一定的资金后,又从开小店做起,后来才开了这么一家厂子。

  陈钟说:“你们只看到我开好车,其实我也想省些钱啊。但现实就是这样,人家看到我有名车,才相信厂子的实力,谈生意也顺利得多。为了打开销路,我到处当孙子,喝酒到吐血,这些你们都没看到啊!”

  看来,谁都不容易,别人的成功,也是靠艰辛换来的,徐大江也不禁为自己平常的想法后悔。他握着陈钟的手说:“对不起!”

  陈钟抬起脚来,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叫道:“别废话了,干活去!我可舍不得你这么熟练的员工离开呢!”他们小时候就是这样经常相互踢着玩的,此时被踢,徐大江没有恼,反而觉得一种温馨,看来陈钟真的没和他计较。

  这晚在家里,九岁的儿子看到徐大江乐呵呵的,就问:“你不是希望老板的厂里被烧吗,怎么被烧了那么多天,你才高兴啊?”

  徐大江问:“你怎么知道?”

  儿子说:“你常常说希望厂子被烧掉,那天放学回来,你和妈妈都不在家,我就去找你。到了厂里捡到一只打火机,想起你的话,就点了房子旁的一堆垃圾,然后跑回来了。这些天没看到你笑,所以就没敢说。”

  徐大江大惊,叫道:“你,你差点害了整个厂里的几十个人啊!”

  当晚他就带着儿子来到了陈钟家,说:“对不起,所有的损失我来承担吧,这火是我放的。”

  陈钟听到事情的经过,苦笑着摇摇头,说:“算了吧,难道我还能跟小屁孩计较吗?看来大人的言行对小孩子影响是很大的,有些话还真不能乱说。”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