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深夜一个出轨女人与和尚的对话,看完直接跪了。。。

逝母和灵猫

分享到:0
时间: 2014-11-29 12:26:12阅读: 评论: 0条

 1.孤寡老人

  凌晨时分,听见院外送奶工的车铃声响过,满头银丝的老太太打开门,从奶箱里取出了刚送到的鲜奶。一只白猫从屋内跟出来,蹭了蹭老太太的脚,舔了舔嘴。

  老太太笑着抱起白猫,走进小院里:“就知道你是个小馋猫。”说着,她拿过地上的小碗,倒了半碗刚送来的鲜奶进去。猫欢快地叫了一声,把头扎进碗里享用早餐。

  “幸亏有小美啊,能跟我做个伴。咱知道俞宏工作忙,不能总去打扰他。”老人轻轻摸着名叫小美的白猫,语气中夹杂了几分寥落。

  老太太走进陈旧而阴暗的小屋,用笔在黄历上把昨天的日期划掉,望着今天的日期发起了呆。只见日期的下面写着“生日”二字。老太太一个人住,惟一的儿子住在城里,工作繁忙,上个月才刚刚回来过一次,也不好让他再专门从市中心过来跑一趟。

  沉默良久,老太太重重地叹了口气。门口刚刚喝完牛奶的白猫看了看自己的主人,金茶色的眸子慵懒地眯了起来。

   2.及时的错误

  “陆俞宏,麻烦你把这报表发给分公司一份,今天他们就等着审阅呢。”快下班时,女同事把厚厚的一摞报表“堆”在了俞宏的办公桌上。

  “有没有搞错,那岂不是又要加班?”陆俞宏连声抱怨。

  女同事说:“没辙,谁让咱是老板跟前的大红人呢。怎么着,回家晚了老婆还能把你吃了?”

  “那可说不好。”陆俞宏嘟嚷着,开始分析报表,眼睛不经意地瞟到桌上的照片,夫妻二人还有上了年纪的老母亲正笑得合不拢嘴。话说起来,也有一个多月没回去了吧?母亲身体一直都还好,但也不必担心。然而,愧疚还是在他心里丝丝缕缕地升起来。

  天阴沉沉,陆俞宏突然发现自己走在回老家的路上,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弄堂,自从郊区开始建设之后很多人都搬了出去。只有母亲这种老顽固,怎么也不肯搬,说是住久了有感情。巷子里挤满了大大小小的野猫,俞宏甚至找不到下脚的地方。正在他犹豫要不要进去时,弄堂深处的家门“吱呀”开了,“嗒”的一声,一只白色的猫爪从院内伸出来,轻巧地搭在了门上。

  陆俞宏猛地惊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趴在报表堆里睡着了。陆俞宏脑子里全是梦中的画面,想到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索性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然而刚要出门,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您好。对,我是她的儿子,你说什么?”俞宏惊得把公文包掉到了地上。

  “很遗憾地通知您,您的母亲冯桂兰女士突犯心肌梗死已经去世,发现的时候已经有将近三个月了,警方刚刚送过来做了法医鉴定,请您节哀顺变。”

  母亲有心肌梗死?为什么自己从来不知道?他一个月前明明还去看过母亲,说三个月前母去世了也太荒谬了!

  等他下车的时候,又一次接到了殡仪馆打来的电活:“真是不好意思,之前可能出了点小漏洞。这里没有叫冯桂兰的遗体。新来的实习生一时疏忽把马桂兰看成了冯桂兰。唉,给您带来困扰真的是万分抱歉……”

  俞宏挂断电话后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要不是这件事情,他可能永远也意识不到母亲在自己心里有多重要。陆俞宏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他决定买上一罐老年蛋白粉,去给老太太一个惊喜。

   3.怪猫

  老太太见到儿子回来,高兴得忙前忙后,手不停地在衣服上摩挲着:“刚下班就来啦,累不累?想吃啥我给你做去。”

  陆俞宏苦笑:“妈,今天天色晚了,您就别忙活了,我坐一会儿就走啦。”

  老太太笑着的脸一僵,但之后又立刻舒展开:“不忙,怎么说也得吃完晚饭再走。和慧娟打个电话说一声,就说晚饭在妈这吃了。”说着已经走进厨房忙活开了。陆俞宏无奈地掏出手机给老婆慧娟发短信。

  这时,白猫小美轻盈地走进了屋子,卧在俞宏的脚下,眯着眼睛打起了盹。俞宏心中还惦念着那个怪梦。“去去去!”他作势扬了扬手,小美被吓了一跳,惊醒过来,嗓子里不满地咕噜着,跑去了一边。

  清脆的破碎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扭头一看,原来白猫窜上书桌,蹬掉了一只瓶子,俞宏注意到了书桌上的老黄历。陆俞宏一拍大腿,自己居然忘记了今天是母亲的生日!

  “妈,今天是您生日,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饭桌上陆俞宏以茶代酒,站起身来敬了老太太一杯。

  老太太受宠若惊,呆立当场,下一秒钟忙拿起茶杯:“真是,这孩子,还记得妈的生日啊……”说着眼眶竟然开始模糊起来,忙背过身去,用衣角擦了擦眼睛。

  老太太陶醉地讲着,忘了吃饭:“……后来你长大一点了,就送你去上学。小手什么时候都得拉着才行,不然就不干。睡着了还要拉着妈的手呢。”说着老太太笑了起来。

  从小没有安全感的俞宏,惟一能安心的就是和母亲手拉手。直到有那么一天他终于放开了母亲的手,走出了这一片贫困的所在。

  陆俞宏想得出了神,突然觉得脚下一滑,低头一看,又是那只令人讨厌的猫!它仰着头,似乎期待着男主人能赏它点桌上的饭菜。

  “妈,这只猫捡回来时就不小了吧,怎么过了这十多年还是老样子啊。”俞宏说道,“回头找个人来把它处理了好了。”

  老太太笑了笑:“你说小美啊,你不在的时候它还能和我做个伴,心里踏实呢。”

  陆俞宏没理会母亲的话,人说老猫成精,是不能和老人在一起的。老人阳气弱,容易受妖物的侵害。难道这只老猫成了精了?不行,他在心中暗下决心,得想办法把这个讨厌的家伙弄走。

   4.除妖士

  这天,听到敲门声,老太太把门打开一条缝,疑惑地看着门外的陌生人。

  来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她冲老太太微微一笑,说道:“您好,我是陆俞宏的同事,他有东西要我带给您。”说着她摇了摇手里五花大绑的大闸蟹。

  老太太忙笑着开了门:“这么远还麻烦你跑过来,小宏也真是……”一边把女人迎了进来,“姑娘里屋坐,我去给你煮茶。”[!--empirenews.page--]

  女人一踏进房间,目光正对上摇椅上晒太阳的白猫小美。

  “你好,”她径直走到摇椅前坐下,眼神却从未离开过白猫,“这一片地区很少见到你这么年长的了,我曾经一度认为没有猫能有你这样的能耐了呢。”

  白猫小美金茶色的瞳孔猛地收缩,仔细打量着来人,片刻之后,它似乎放松了下来,扬了扬尾巴。

  “放心,在没有灵修的人看来,你说话和喵喵叫没什么区别,有话就直接说吧。”女人随意地说。

  小美轻蔑地哼了一声,忽然像人一样张开了嘴:“本以为陆俞宏那小子会找个骗钱的道士来,没想到还真让他请到了你这样有强大灵修的驱妖士。”

  “哦呵呵,谢谢夸奖。”女人捋了捋头发,“其实也是凑巧,我告诉他我是专门收养流浪猫的,而据陆先生所说,他经常受到你的困扰。”

  “困扰?”白猫瞟了她一眼,“要不是怕上天的五雷正法,我早就吃了这个不孝子了。毕竟……”它坐起了身,头向窗外看着忙着煮茶的老太太,“他母亲太可怜了。”

  “这可难办了呢!”女人嘴角上扬,“陆先生让我把你处理掉哦。他觉得不光你令他不舒服,他母亲在你身边也不安全。”

  “呵呵,神经质的男人……”白猫嗤笑起来,“要想加害他们一家何必等到现在,当初他们捡我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一千多年的道行了。”说着它忽然神色黯然起来,我不过是想要他多关心他的母亲罢了。”

  “原来如此……”女人点了点头,若有所思。良久,她一拍手,说道:“陆先生的愿望是把你‘处理’掉,而你的愿望是让陆先生能警醒过来,对吧?”

  白猫点点头。

  “那不如这样好不好?我来实现你的愿望,但你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什么代价?”小美戒备地弓起了后背。

  女人笑着说:“最近我新开了一家工作室正在招聘。我来帮你把老太太的事情做完,你就跟我走。”

 “开什么玩笑,”小美打了个哈欠,“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容易。”

  “我知道啊,”女人满眼都是笑意,“是要帮这位老婆婆找回她忘记的东西吧?”

  白猫浑身一颤,两只眼睛瞪得浑圆:“你看出来了?”

  “当然,除非我瞎了眼。”女人靠在椅子上耸耸肩,“你叫什么名字?”

  “小美。猫妖小美。”小美郑重地说。

  “我叫枫叶。小美,我帮你完成老婆婆的愿望,而作为代价,你跟我走。怎么样?”

  “就这么定了。”猫点头。

  “茶来啦。”老太太乐呵呵地端着热茶进屋的时候,这位同事正用包里拿出的眼线笔和小美玩得不亦乐乎。

   5.猫跳尸

  自古修行都是要经历千般磨难的,妖魔更甚。每隔千年,修行的妖魔都要受一次雷劫。

  小美也不能幸免。当年陆俞宏母子二人从垃圾桶内发现它的时候,小美已经只剩一口气了。

  十几年的岁月对小美来说转眼即逝,慢慢地它习惯了老太太粗糙的手在自己背上摩挲,习惯了香得有点呛人的洗澡水,习惯了和老太太一人一猫的寂静生活。

  只有它懂得老太太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有它知道她对儿子有多么想念。也只有它能为这件事做点什么。于是它托梦给陆俞宏,又叼了老太太的生日给他看。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事……

  枫叶想着小美对自己说的话,对面殷切的陆俞宏打断了她的沉思:“怎么样?师傅,那只猫是不是有问题?有没有搞定?”

   “嗯,那只猫是成了精的猫妖,但是对你母亲没有任何危险性。当然了,应你的要求我会把它带走的,但是现在更棘手的问题是……”

  “你说什么?”俞宏皱了皱眉,“你不是处理这些杂猫吗?您说的这些我不太明白……”话没说完,陆俞宏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歉意地笑笑,走到一旁接了,电话:“是我,怎么又是你们?什么?”陆剑宏脸色煞白,惊得说不出话来。

  “嗯,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就不用我继续往下说了。”等陆俞宏挂了电话之后,枫叶点燃了一根烟,“其实你母亲三个月前就去世了,殡仪馆并非认错了名字,错误的名字怎么能找到你的手机号呢?只是他们弄丢了尸体,一时间惊慌失措而已。”

  陆俞宏喘着粗气,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他没法接受这个事实。前些天母亲还笑着和他聊天给他做饭,怎么可能已经死了呢?

  “你听说过猫妖跳过的老人尸体会诈尸的说法吗?只有临死前有事忘做的死灵,未得圆满,才能通过这种特殊能力复活过来。你母亲……”枫叶看着颤抖得愈来愈剧烈的陆俞宏,顿了顿说,“其实她是从殡仪馆出来,自己走回家里的。”

   6.忘记的要事

  陆俞宏几乎是被架到出租车内的,刚刚殡仪馆来电话的话语还在耳边萦绕:“陆先生,我们万分抱歉。之前的遗体就是您的母亲冯桂兰。但是,但是遗体,不见了……”

  枫叶充满同情地看着他,看来事实已经快把这个男人的世界击溃了。但恐怕只有这个男人才能帮老太太想到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

  究竟是什么事呢?

  他们很快到了门口,敲开门,老太太从屋内迎了过来,看见儿子过来更是喜不自胜,刚想上前问问冷暖,只见陆俞宏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头深深地垂着。

  老太太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搀扶:“这是怎么了?快起来!”

  “妈!”陆俞宏哽咽着发出了 这个字,“儿子不孝,您临终没能在您身边啊……”

  话一出口,老太太僵住了,眼神中满是惊讶,伸出去的手颤抖起来。

  “您不用惊慌,我们知道您正在寻找着什么,想必和您的儿子有关吧?”枫叶上前一步,扶起了恍惚的老太太,也一把拉起了陆俞宏。[!--empirenews.page--]

  “其实,前些日子陆俞宏回来,那天他离开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想到了自己忘记的事情。”小美从屋内走了出来,“只是一直还没能有机会做。”

  陆俞宏抬起头,看着母亲的脸庞,问道:“妈,是什么呢?”

  老太太的眼中满是慈祥,拂过陆俞宏脸颊的手却是冰凉的,她缓缓地弯下腰,将已经高大到她用手已经环不住的儿子温柔地抱在了怀里,颤抖着说:“妈妈忘记了,和你说再见啊。”

  陆俞宏一愣,猛地把脑袋深埋进母亲的怀抱里,号啕大哭起来:“妈妈,我错了。”

  清晨的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我们也该上路了。”枫叶对小美说,“陆先生被我下了昏睡咒,他母亲的遗体也已送回了殡仪馆。我们也该离开了吧。”

  白猫没有答话,只是跑回老太太的小院,溜了一圈又一圈,最终在院中央坐了下来,金茶色的眸子里竟似乎有晶莹的光:“再见。”它的声音化作一声猫叫,消失在早上清冷的空气里。

 

深度阅读